《人民的名义》走红:当主旋律唱进网络亚文化

发布时间:2017-06-03 16:14:00

《人民的名义》走红:当主旋律唱进网络亚文化


    近来,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刷了许多人的屏,剧里上演的是反腐大戏,剧外的讨论也呈现出天花乱坠般的精彩。看似主旋律正剧,各方反应却各有不同,笔者简单梳理了一些媒体和观众的看法,我们一起来看看这部剧迷人的地方在哪儿?


达康圈粉,主旋律唱进网络亚文化

这回《人民的名义》不仅火起来了,“火”的状况更是出乎多数人的意料,甚至可以说火出了新高度。剧集播出还没几天,剧中角色就纷纷成了网红,表里不一、为“小官巨腐”生动立像的赵德汉,一身正气的候亮平,稳重又机心深藏的高育良,勤勤恳恳为政府挣GDP的李达康……尤其是市委书记李达康,包括饰演者吴刚本人也没想到,自己在网上竟迅速蹿到头条,对于他在这部大尺度反腐剧里的“纯良表现”,观众纷纷表示“心疼达康书记30秒”,好多年轻观众更亲切地喊他“darkcom”,俨然一个吸粉大户。

《人民的名义》最耐琢磨的地方是:一帮大叔出演的正剧,竟然笼络了一大批90后甚至95后迷弟迷妹。如今年轻观众的影响力绝对不能忽视,如果不是弹幕文化、二次元对它青睐有加,如果不是李达康这个角色掀起了一群“达康唯饭”拥趸,这部戏可能还只是一部口碑不错的反腐剧而已。

看起来,主旋律,和网络亚文化,这次好像真的被达康书记的双眼皮眨一眨,找到了结合点。《三联生活周刊》就认为,这部政治剧能变成“爆款”,主要是因为剧中的官场文化、中年人三观很能满足90后的猎奇心态。导演李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受欢迎是因为“三观正”,但是的确,三观正不正并没有那么重要,关键是它为年轻观众提供了好聊又清奇的各种素材。

就拿侯勇饰演的赵德汉这个角色来说,前面还一口一个“党和人民”,后面真相揭开,满墙受贿的人民币,不得不说,这种强烈反差,剧组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而90后们对此就很买账,当赵德汉蹲在地上痛哭流涕,有人把这个画面戏称为“面币思过”。

达康书记就更不用说了,这个戏份颇重的角色不仅不是反派大BOSS,反倒渐渐成了“耿直”、“背锅”的代表,像这样的人设,在以前的正剧中塑造得并不丰满,至少不是那么的好玩。《新京报书评周刊》认为,这部戏好就好在摆脱了“青天大老爷”的思维枷锁,李达康是好官,可是他脾气急躁、刚愎自用,“好”得还不够典型;候亮平作为男一号,可谓一身正气,可他的观众缘显然就比其他角色低了好几档,况且他也不是没有插科打诨的本事;沙瑞金书记倒是传统的清官,但他的戏份明显不重。总之,青天大老爷不再有,每个人都在官场和自己的欲望中摸爬滚打,这也更符合今天老百姓对官员的想象。换句话说,这部剧终于接地气了。

据说剧本创作期间,中宣部、广电总局专门开了个会,为全剧定下尺度:反腐反到副国级。这个略带讽刺性的标准,依然反映出政治高压,而非与真实情况完全接轨,然而这条标准已经足够吸引观众的眼球,一来,电视作品的尺度从来不曾这么“大”,有观众看完大呼过瘾;二来,一帮大叔大爷在荧幕上高能飙戏,小鲜肉们也抓住这个新鲜的谈资。

从富含政治用心的正剧,到嬉笑怒骂、没个正经的网络亚文化,《人民的名义》意外地被年轻人解构了。但是它的优秀口碑,又似乎反映出年轻一代对政治灌输的麻木,甚至是轻而易举的认同,这背后孰优孰劣,有待进一步思考。


人民呼唤文艺,反腐剧艰难中迎春天

对年轻观众来说,《人民的名义》有点另类,是啊,这不是武侠玄幻真人秀的天下么,怎么突然杀出一部政治剧来了?还拍得挺“邪性”。年长一点的观众则要问:反腐剧怎么销声匿迹了这么长时间?

没错,《人民的名义》点燃的不仅是单个剧戏里戏外的讨论,更是反腐题材的回归,背后对应的是通俗文艺作品对公众话题的表现和批判。就像周梅森创作这个剧本之前,一位影视中心的朋友劝他时说的:“十八大之后,对反腐这一举国关注、举世瞩目的大事,竟然还没有一部像样的电视剧。”周梅森自己说得更精准:“我不认为《人民的名义》是多么了不起的作品,为啥人们关注?这是一种社会期待,人民对文艺的期待。”

其实早在20年前,反腐题材就已经深得人心。1995年,由陆天明创作的《苍天在上》作为第一部反腐剧正式播出,单集创下39%的惊人收视率;2000年前后,陆天明《大雪无痕》、张平《生死抉择》、周梅森《绝对权力》等同样火遍全国,算是非网络年代里少有的“爆款”;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整治涉案剧,反腐剧受到牵连,退出电视黄金档,从此进入了十多年的沉寂期。

为什么明明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题材,却整整停摆十多年?这种剧本的写作难度又在哪里?有媒体带着这个疑问,专访了作者周梅森。还记得这部剧开播头几天,网上就出现这样的新闻标题:“《人民的名义》仅10天就过审,审组委熬夜看完55集”,这个消息在周梅森那里也得到证实:从前30集的电视剧,光要求修改的就有几百处,这次,本以为只会多不会少,甚至连哪些镜头会被删掉都做了心理准备,然而几轮审查下来,却基本没什么改动,给的评价也很高。“说明我们对反腐更有信心了。”

周梅森把反腐形容为“壮士断腕”、“刮骨疗毒”,回忆起以前的创作环境,他有些感慨:“那时就有人提意见说:刮骨疗毒,什么意思?党中毒了吗?《人民的名义》中关于政法帮、秘书帮的描写,放在以前也是不行的。但这次,我还在创作的时候,有关部门领导就让人捎话鼓励我:一定要把党内有些野心家‘团团伙伙’、‘帮帮派派’的做派写进去。”

《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另一位反腐干将,作家陆天明。陆天明表示,相比过去好些年里的“冬天”时局,现在当然是反腐剧的“春天”,但“要谨慎,而且要勇敢。谨慎就是不能胡来,内容上要真实反映,艺术上有所突破;勇敢就是在遇到很多阻力的时候,排除私心杂念的干扰,坚持做到底”。

关于陆天明提到的“艺术上有所突破”,媒体人孟静有自己的看法。她相信《人民的名义》走红原因之一是展现了官场生态、官场话语体系,不过,她也对类似题材的作品进行归类,分析指出历来就有官场和反腐两种不同类型的文学,前者注重刻画官场中人的心态,后者则更像意识形态的传声筒,因而,“前者的天是灰的,后者的天是蓝的,官场小说一般都改编不了电视剧”。

陆天明也好,周梅森也好,多年来都在与外部环境暗暗较着劲,寻找着反腐文学的平衡点——既弘扬政治正确,又守住艺术良心,并尽量挖掘新的深度。这大约就是反腐文学的内在行规。

                                                                  


缺陷不小:娱乐剧?政治剧?反势力?

在这个全民陷入娱乐化的时代,许多剧目分分钟可以被炒成网红,甚至成为下一个IP。然而群声叫好的东西,未必就是真的好,遭遇冷落的,也未必是质量不过关——文艺作品向来要做好“不测”的命运准备。《人民的名义》是火了,剧情讨论、人物周边、营销话题等必然蜂拥而至,而作品本身,真的就像作者周梅森所说,“面对生活、面对严酷现实”吗?这部号称“史上尺度最大”的反腐剧,尺度究竟“大”在哪里?

目前全剧只播了一半,媒体上不乏喝彩之声,不过也出现了一些令人深思的异见者。比如公众号“冰川思享库”,就推送了连清川的评论《<人民的名义>不是尺度大,而是周梅森已经过时了》,这篇文章不吹也不黑,就事论事,提出自己的质疑:首先,《人民的名义》并没有展示人性的复杂,脸谱化问题依然很严重。本剧第一主角,反贪局长侯亮平首当其冲,从头到尾,他都是忠肝义胆的代表,甚至有和老婆在家里一起上党课这种今天看来完全不可思议的行为;李达康的“正邪难辨”也没有得到落实,他只是不停流露出对人民群众的深深同情,尽管这个角色人气很高,可他终究是成色单一的清官、好官;还有人称“第二人民检察院”的老干部陈岩石,根正苗红的沙瑞金……这些形象里,都看不到哪怕一粒沙子。观众一边追剧,则一边习惯性地猜: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连清川认为,这部剧的本质性缺陷,在于把中国的政治现实简化成腐败和反腐败,而缺乏制度建设方面的思考。剧情里的所有紧张冲突、正义邪恶,都不过是腐败和反腐败的代名词,换句话说,似乎只要铲除了腐败,“党和政府”就是人民的靠山,一切难题都将迎刃而解。在这种简单的逻辑指引下,公平、民主、法治等常识性话题都被掩盖掉了。作者声称周梅森“过时”,正因为后者始终采取十几年前甚至更早的那类创作视角,而没有意识到时代氛围已经大变,其实,当国家总书记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时候,就意味着中国政治已经跳脱了原先的黑白二分法,而进入了全新的制度建设阶段。剧情中,人物的伟光正、尚方宝剑式的解决方案仍然大行其道,从这一点来看,这部剧确实较缺深度。

连清川说:“这不是我对一部娱乐片的苛责,而是我对一部有着明确的政治理念的政治剧的解析和反对”,他甚至认为:“如果把自己陈旧的、对于清明政治的理想,以媚俗的方式来灌输给本来就缺乏政治教育的公民,这是对中国政治教育的一种反动。”

看来,《人民的名义》热播,却引发出对“人民”的担忧。或许这就是本剧社会意义的一部分,因为不经过深刻的实践和思考,谁都没法摘取“人民的名义”这顶帽子。与其说,这部剧是一个令人满足的感叹号,不如说,它是传媒时代一个造型别致的问号,拷问政府的反腐行动,质问全民娱乐的生态,反问一个时代值得所有人保有的那份精神为何物。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