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伟嘉:写封“沙信”给亲近的人

发布时间:2017-06-05 09:15:00

施伟嘉:写封“沙信”给亲近的人
迩半坡


  沙信,听说过吗?在书信早已退出生活舞台的当下,回归慢生活和崇尚慢社交的沙信出现了。在福建厦门,有这样一支持年轻团队反其道而行,发明了一款能够书写“沙信”的创意科技微装置,让你重拾旧好,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回到那个笔尖触动信笺沙沙作响的书信时代。
  这款会写沙信的微装置,取名“书沙台”,是和现代通讯科技密切相关的智能硬件设备。配合手机APP和蓝牙传输,它能获取你每一个笔划的准确位置,把你的书写笔迹转化为沙信,在沙子上一笔一画写出来,以笔迹传心迹。若要读完一封长信,可能要慢慢看上好几个小时,见字如见人,感受慢生活和慢社交的温情。


通讯越是发达,反而越孤独

施伟嘉是个90后理工男,土生土长的厦门人。小时候,父母忙于事业,一大早就出门,施伟嘉醒来时,家里只有奶奶和他两个人,所以,祖孙俩的感情特别亲。
  施伟嘉自小有两个愿望:一是考上厦门大学,一是长大后当个科学家。两个愿望最终都没有实现,原因在高二年级时,施伟嘉就被父母送去澳洲读书了。奶奶自然舍不得这个唯一孙子,偷偷地把他的护照藏起来。至终,施伟嘉还是去澳洲留学了,一读就是五年半。
  在留学五年半的时间里,施伟嘉每年回国探亲一次,每次回到家,见到奶奶,总是感慨万端,自己的个头越长越高,而奶奶越来越年迈瘦小,头发少了些,又白了很多,就想早日学成回国,多一些时间陪奶奶。
  有一年,奶奶得知,孤身在外的施伟嘉因生活不规律,常常胃痛,十分心疼,频繁地打电话或发短信,施伟嘉却因为忙于学业,常常接不到电话,也没有回应。而这时的施伟嘉,已考上了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市场营销专业,除了学业之外,他开始对声光电装置艺术展产生了浓厚兴趣,并得利用大把时间观看各种展会展览,自学Maya3D建模等课程。施伟嘉回国探亲,奶奶觉得他还是小孩子,不懂得照顾自己,每天都买一堆好料,盯着他吃光,关心他,照顾他。
  2014年,施伟嘉结束五年半留学生涯,学成回国,奶奶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回归国内的施伟嘉,随即却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创业之路,先后做过地产,做过电商,经营过小店,工作和生活还总是忙忙碌碌,长则一个月时间才抽空回家看望奶奶一次。
  有一天,施伟嘉甚至失望地发现,他每天都被手机里各种社交工具和电子产品霸占,飞快地扫描和浏览信息,却忘记了小时候跟奶奶乘凉聊天的感觉。不禁扪心自问:“多年来,无论在国内国外,为什么通讯工具越发达,人却反而越孤独?我们依赖科技,还是彼此?到头来,人的生活形态还是没有改变,似乎还是在原地打转。”


想给你写封信,而不是微信

回国后不久,酷爱声光电装置艺术的施伟嘉,在一次创意科技装置艺术展上,结识了来自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田力,两人同样热衷于声光电酷炫装置。尤其是田力,不仅拿到计算机系硕士学位,其声光电装置作品曾多次参加过国际知名展览和交流活动,还在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中华世纪坛等国家核心展示机构展出。
  2015年4月,施伟嘉和田力已显然不能满足于看展览,或在比较小众的圈子里自得自乐,而是真正联起手来,在厦门联合创立了一间名为“Seeek Lab”的工作室,招兵买马,建立团队,旨在通过他们跨界创作和有趣装置传达信息,连接情感,让冰冷的机械有温度,以设计方法实现艺术目标,用酷炫的声光电智能设备,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距离,致力于追求通过创意装置艺术,以改变人的生活形态。
  随着团队逐渐壮大,核心成员均来自于国内外知名高校和企业,有会做机械的农学毕业生,有做艺术设计的技术男,大都刚刚从大学毕业后,放弃稳定工作,选择这一充满挑战的创意创业,兼顾创意、研发和整合创造能力,集合了跨学科背景,独当一面又分工协作,无拘无束又乐此不疲。
  初时阶段,施伟嘉工作越来越忙碌,甚至连一个月回家一趟看奶奶,也无暇成行。这时,奶奶得知年轻人都喜欢用微信,便想着用手机微信才能联系到施伟嘉,专门去老年大学选了一门手机课,学习使用微信,仅仅是为了如何打开微信,发送消息。而真正掌握使用了微信,奶奶还是会坐在窗边的摇椅上发呆,默默怀念起从前祖孙亲密无间的时光,跟施伟嘉的联系,并未因此而变多,只是每天叮嘱施伟嘉好好吃饭。

  施伟嘉正当在追求装置艺术道路上狂奔,以期改变更多人的生活形态,而他自己主动或被动地接受着爆炸式信息,奶奶喊他回家的信息却被淹没,被遗忘。因为奶奶每天给他发吃饭了吗?回不回家?经常都没有回复,本该最用心交流的亲人,却成了最陌生的人。施伟嘉于是心想,人和人的距离越来越远,觉得生活越来越失真,应当为此做点什么。
  2015年4月底,施伟嘉和田力一合计,突发奇想,就萌生了做一个交流装置的想法,如何将最重要的信息传给最亲近的人,那么必然要回到人最原始的交流方式,书写。施伟嘉及其团队成员很快将想法付诸实践,带领团队成员发明了书沙台。


  书沙台作为一款“智能科技+创意设备”装置,可以用来写“沙信”,可以将人与人的关系成为“沙友”,初衷是“我想给你写一封信,而不是微信。”发明书沙台的想法诞生了,从功能设定,到外观结构,及至不同材质的实验,施伟嘉和他的小伙伴们从设计打造每一个零件开始,试验了数不清的笔头材质,最终选定写字噪音小的硅胶材质做笔头。他们又选择不同质感的沙粒,做了很多次实验,才找到相对摩擦小的白沙做沙纸,并将书沙台的外观结构做成砚台造型,采用ABS聚合塑料材质作为底座。
  在智能科技方面,书沙台又是一款体验慢生活的微装置,配合最常使用的移动APP软件架构,通过40×40分辨率,它会通过线上获取每一个笔画的准确位置,把你的书写笔迹转化为“沙信”的书写笔迹,并在沙子上进行一笔一画地书写,以达到笔迹线条非常准确和逼真。
  历时整整半年的时间,施伟嘉及其团队成员经历无数次设计、打样、推翻再设计,通过这一系统创意设计、材质和造型,只是为了通过现代的机械臂,能够让笔头在沙子上慢慢写字,显示沙信内容,第一对书沙台终于做了出来。
  随后,施伟嘉想到了,这么寄托着温馨又浪漫的书写沙信的装置,一定要把第一对书沙台作为礼物送给最亲近的人,送给奶奶。那一天深夜,施伟嘉正在工作室忙碌,便收到奶奶第一封“沙信”,他首先听到沙盘清空的声音,之后沙盘笔慢慢写出了“回”字。施伟嘉知道,奶奶在另一端,写的下一个字,一定是“家”。
  2015年12月初,一篇文章名为《90后理工男的最浪漫发明》在网络上传开,正是施伟嘉及其团队以“书沙台”项目在网络平台上发起众筹,很快得到众多支持者。他们原本众筹资金为3万元,仅仅过去20天的时间,已获得了142人支持,筹款金额达到了45046元,超出预期1.5倍还多。


以笔迹传心迹,见字如见人

  你想说一个故事,表达一种情感,传播一种理念,是用文字还是图画?是用声音还是用肢体?各种途径似乎都不如“以笔迹传心迹”般真挚和真切,不如“见字如见人”般温暖和温馨。书沙台的创意和发明,不仅兼具了会讲故事和表达情感的有趣装置,还传达出这样一种情感理念和浪漫情怀。
  书写沙信的书沙台创意科技微装置,配合APP应用,能够真实地把你想法和语言,在沙子上进行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而不再是那种虚幻的表情和字句。施伟嘉和他的团队成员想以此告诉人们,慢社交方式更让人珍视传统书信的表达,就像过去用写信和传递纸条那样,小小书沙台在笔画间让你感受信息温暖,通过在沙子上书写浪漫,放慢人的社交速度,回到以往单纯“慢生活”的本质中去,但又没有脱离关键而又强大的科技基因。
  这样一来,书沙台给异地情感交流增添一种新的沟通方式。以笔迹传心迹,你可以先在APP上手写信息,发送给对方的沙友,沙友收到沙信后,通过蓝牙连接书沙台,随后开启阅读沙信,让异地亲人恋人能克服距离、时差、网络、通讯、交通和天气等因素,说出想说的话,字句可现。还可用于产品发布、企业展厅、共同空间等,让受众能有最直观最新奇的触动体验,从而把信息和情感有效地传达。

  施伟嘉饶有兴趣地介绍,书沙台还可支持一对一、一对多、多对多的沙信发送和传达。只要各方都有书沙台,皆可通过手机接收沙信,在书沙台上观看沙信具体信息。如果是一封长信,你可能要慢慢看上数个小时呢。书沙台亦可作为创意时钟、日历、相册等功能来使用。时间会按照你在APP上设置书写间隔,在沙子上被不断擦除和“书写”出来,而相册功能则能让你在操作书沙台过程中,即时打开相机,记录美好瞬间。
针对越来越多支持者关注的更多新发明和新创造,施伟嘉由衷地表示:“目前,很多人已关注到我们,还有更多人伸出了合作之手,期待和我们开发出更多会讲故事的新装置。声光电也好,创意科技也好,装置艺术和艺术装置的研发没有止境,不会停止。接下来,我们除了举办一个属于自己的作品展览,还希望将我们的产品尽快送到支持者手中,抢先体验回归本真的慢生活和慢社交模式。”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