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流行语,新的语言体验

发布时间:2017-06-05 10:55:00

网络流行语,新的语言体验

木  可


“我可能复习了假书”“我可能喝了假酒”“我可能进了假考场”“我可能收到了假红包”……2017鸡年刚拉开序幕不久,“我可能……假……”这个句式频繁出现并迅速火爆占领了朋友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光荣成为2017年度第一个网络流行语,深受网友青睐喜爱。

                                    


热点回顾

关于这句网络热语的出处与热传,网络流传几个版本:

来自电竞圈的甩锅用语

玩CSGO的队员们喜欢喝酒,发挥不好的时候就把“锅”甩给酒,吐槽说:“我可能喝了假酒”“假酒害人啊”…… 

来自此前网上的一个新闻

俄罗斯的不法商家将含有酒精的个人洗涤用品做出假酒贩卖,所以“我可能喝了假酒”开始流行。


从纽约一所高中的中文期末试卷说起

2017年1月份纽约一所高中的中文期末试卷引起无数网友关注,让中国网友们一头雾水,两行清泪,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试题内容着实让考生们丈二摸不着头脑。第一大题的填写已给词语的同义词,第一个词“僦(jiù)居”,很多人表示第一个字就不会念;第二大题填写已给词语的反义词,“昙花一现”“窒息”“出淤泥而不染”等词,网友大跌眼镜,表示“这就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第三大题是造句,其中“见方”一词让考生欲哭无泪,网友@卫等等给出一句“见方:我想见方文山”。对于这份试卷,网友们纷纷大呼:“我可能是个假中国人”“我可能学了假中文”“对不起,我的语文水平配不上我的国籍”……


全民造句,大学期末考推波助澜

然而真正让“我可能……假……”句式火起来的,是大学期末考试期间流传出来的一组表情包。考生用“我可能复习了假书”“我可能拿到了假试卷”“老师可能划了假重点”等句,配上苦恼的表情包,在大学生群体中快速传播开,一时刷屏了朋友圈和微博,之后更直接演变成了“我可能是个假人”,“我可能是假的”等。


网络热语,中英齐肩并进

奔跑在网络流行语的路上,不仅各种中文版的网络热词层出不穷,今年中英双语版的词汇也走进网民大众的视野,撑起网络流行用语的半边天。

相比之前的“君要臣死,臣Facebook”之后,2017年网友似乎玩脱了,脑洞大开。这一次中英混搭网络热词的风靡起于微博上一用户晒上一张学生学习英语过程中为中国汉朝皇帝所取的英文名:汉文帝(英文名:Wendy);汉献帝(英文名:Sundy);汉景帝(英文名:Kindy)。这条微博发表后瞬间成为午间话题,网友们在发出“语文都是英语老师教的”的感叹时,也跟风给出一系列仿写:无fuck说,无可phone告,Tony带水,sun心病狂,star皆空;还有食品类:黄焖jimmy饭,皮蛋sole粥,鱼香rose;歌词类:你伤害了word,我excel过……其中,“无fuck说”从中脱颖而出,成为2017年度最新网络流行词,连网络红人papi酱也跟风造势,在自己的微博发了一个成语“半tour废”,并注释来自“无fuck说”。

中英混搭式的网络用语出现,预示网友对网络热词的创造与使用,已不再局限于简单地调侃汉语拼音不标准的“肥家”(回家)、“灰机”(飞机)、“辣么”(那么)、“你四不四傻”(你是不是傻)、“你缩话啊”(你说话啊),也不沉醉在谓词、动词、名词无规律搭配的“给力”“正能量”,更不一味停留在吐槽发泄情绪的谐音式词汇“蓝瘦”“香菇”,或者自嘲意味的“小目标”,而是极力发挥想象力,调动一切可搜取得到的语言资源,在不同语言中搭建一条桥梁,建立联系,不考虑词性和意思,简单从发音或者释义出发,根据情感表达的需要,自动进行组合配置,从而达到表达效果。



网络流行语是平民智慧的产物

一个简单的词语,有可能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流行语是社会百态的显示屏,也是民众心态、心情的晴雨表。《咬文嚼字》的名誉主编郝铭说过,“流行语中有时代烙印,是历史留下的脚印”。现在的网络流行语,就像一场语言游戏,让说话者找到一个情绪抒发的宣泄口。但是一个人的情绪掀不起万众情感的波澜,网络流行语之所以流行,是因为这个词语恰好击中了他人心中的软肋,引起别人共鸣,或者词语的趣味性让感同身受者得到表达的快感。当下时代在网络的快速影响下,信息传播速度之快令人惊讶,网络用户的沟通范围不断扩大,跨文化、跨地域、跨民族的交流,让网民急需找到一条有心理认同感的表达通道,既不刻板,又带有娱乐趣味,让他们在不同经历、甚至存在不同方言沟通障碍的交流中,有共鸣的甚至彼此心照不宣的点,然后用一种语言地含蓄传达出“感同身受”“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情感。网络流行语无疑就是一个迎合他们需要的交集产物,不管是调侃、自嘲,还是吐槽、发泄,都反映了一代人的社会情绪,语言使用的习惯、喜好。流行语,让网络用户找到共同的表达方式,这种表达方式在愉悦大众、娱乐自我的同时,也凝聚了万众的情感。

有学者认为,网络流行语迎合了紧张忙碌的现代学生、青年白领放松身心的需要,但不可忽视的是也存在语意模糊、沟通困难的弊端。网络流行语之所以流行,恰好就是它符合了大众的表达需求,更重要的是使用者都懂得才会使用。语意模糊指的是字面意义的模糊,然而网民之间的沟通不在字面,在于情感与心灵,“少点套路多点真诚”这句流行语间接透露了人与人的交流越来越追求彼此展露真性情。网络流行语里隐藏的特色智慧在于它隐晦的情感,让大众在表达时都体会到了什么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句简单的“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对方是否能从这十一个字中读出说话者无奈的自我宽慰,如若能,那么双方在情感上是有共鸣点的,那么他们之间就已经建立起沟通的桥梁。当大众都喜欢用这句话的时候,那就是他们都有无奈压抑却无法坦白言明的时候,这句流行语就成了他们诉诸情感、表达情绪的突破口。

另一方面,网络流行语可以说是一个民族平民智慧的体现。从画师“喃东尼”的漫画《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掀起“翻船体”造句大赛;从日常生活的“人们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听人聊天”现象,借喻到网络论坛上人们对某一发帖问题只是排队跟帖或不着边际闲扯的现象,衍生“吃瓜群众”一词;从“君要臣死,臣Facebook”到“star皆空”,网友对新词汇的创造来源于对热点话题的捕捉,对日常点滴的挖掘和关注,从中产生联想,与国民生活百态和心态动向联系起来,赋予了语言新的活力和意义,更加新颖,具有咀嚼韵味。

《咬文嚼字》执行主编黄安靖在分析《咬文嚼字》评选流行语标准的时候说道:“网络已经影响到语言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从中甚至能发现语言文字正在从精英创造时代进入大众智慧时代。”网络世界是一个标榜个性、崇尚创新的世界,在网际交流中,时代用户试图在语言上体现自己的风格,让人耳目一新;但是语言又来自于千千万万劳动人民的生活,生活是通俗的,平凡的,就像一面湖水,日光下波光粼粼映照世间百态,时而微风拂过荡开圈圈涟漪,偶尔大雨倾盆荡起朵朵水花,但也终归平静。如何把平淡常规的生活与新奇层出不穷的网络世界巧妙地融为一体?网民选择用语言给出一个漂亮惊喜的答案:用“打铁”隐喻网络上百度贴吧的发帖子、发言;用“菜鸟”比喻初上网的新手,后来延伸到形容任何一个领域的初学者,进军者;用“恐龙”暗喻所谓的“丑女”,“青蛙”暗喻所谓的“丑男”,让网络流行语在生活化的同时兼顾了我们一直比较在意讲究的“语言的含蓄性”。国民在生活中将所见所闻的累积,结合网络热门话题方向,通过网络平台等方式展现,大众们结合自身知识和见识,与时俱进地延伸、放大,创造出具有“万众智慧”性的新词。

当然,有不少语言学者和专家在担忧,网络流行语的盛行倘若在没有正确规范和引导的情况下,会影响中国语言文化的传承。语言文字除了它的历史价值,最初的诞生是为了交流的需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语言也需要不断更新去适应国人的表达需求,大众要明白的是如何把握口语使用与书面语使用之间的分寸和不同标准。网络流行语带给了我们一场新的语言体验,我们已经有一本权威性的《新华字典》,隐藏的是中国汉字历史,告诉我们语言的美;在未来,再出现一本“网络语言词典”也未尝不可能,它隐藏的是一个21世纪的中国,告诉我们语言的情与趣。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