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情画意] 花落不见葬花人

发布时间:2017-06-05 11:00:00

花落不见葬花人

小小柯


潮起潮落,月盈月亏,岁月的车轮在永无止境地转动着。笑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边云卷云舒,世间万物也在生生不息地执行生命的更替和重生。然而,几番落花之后,却依然不见葬花人。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大观园里曾经的那一句句玩笑之言,已化为一场场荒唐的红楼之梦。“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这是她说过的。那么,一把辛酸泪中,一定会有一滴,是属于她的。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娇花照月,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似蹙非蹙,似泣非泣,黛玉精致的长相,已经刻进了别人难以揣摩读懂的喜与悲。泪光点点,娴静如娇花闭月,行动如微风拂柳,一姿一态,都伴随着仙女般的美与脱俗,轻轻地,不着急,不必急。然而,心思细腻胜于比干的八斗之才,也许这才是她一生的命劫,她的花殇。

她痴迷于落花,然而那落花有她,她有谁?一首《葬花吟》,写尽了她孤傲令人怜惜的短短一生。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花开之际,那一抹灿烂光华引来的是世人的驻足停留,行人观赏的目光里满溢着喜悦。待这花谢之时,落英也缤纷,然而还会有多少人去留意这迟来美暮,熙熙攘攘人群散去,她本来就只有一人,在诺大的贾府里,如履薄冰。爱母病逝,离父进京,原属万般不愿无奈的选择。此时此刻,见眼前花谢飞满天,似一番繁花美景,实际却是残花落幕;花开会有时,无人怜这红消香断,恰如她,贾府里娇儿倩女成群,又有多少人真正顾及到她一个寄人篱下的颦儿?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时间总在流逝,人的岁月总有消磨殆尽那一刻。新人笑,旧人哭,也许是常人的爱情,在她身上是无笑亦无泪的常情。贾府女儿们的命运,从来都不是在她们自己的手里。她不是贾府的女儿,但是,又会有谁,来牵扯到她的命运?她在这贾府里的存在,犹如浩瀚星辰中的一颗,微小的光芒,随时陨落。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花开总有花落时,待到花落之时,花又将归至何处?原来对于花而言,它们也是在浮浮沉沉里漂泊游荡,黛玉的娇弱之躯里,是放不下的孤零漂泊之心,花自不相念,而她却不愿相忘。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在她的敏感柔情里,不管何时何刻,庭内庭外,一声一语,都是听不尽的泣诉,萦绕耳边,久久才散去。花语物语在空中随风飘荡,她多么希望自己也有双翼,跟随着飞到天边,飞到海角,飞到无尽头,也许那样,可以褪去世间的喧嚣,可惜,她没有双翼!即使有,“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她不知道,自由一点的飘泊,哪里可以寻找到一抔净土可待她的风流艳骨。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在黛玉眼前,落花是洁白无瑕地来,也干净剔透地走,如此清白洁净的一副娇嫩之躯,怎舍得让世人污鞋来践踏,又怎能容许她有糜烂掉入污渠的时刻?如今,落花有净土做衣裳,有她做葬花人。世人爱笑痴人,却不知世人皆痴人,只不过他们都不自知或不愿承认罢了。她是落花的葬花人,谁又会是她的葬魂人,当她吟写出《葬花吟》的时候,已经在想自己会在哪一天消逝,似乎还未出闺阁却已在等待死亡,这种等待是荒唐的,也是悲凉的。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冬去春来,春末夏至,春天是专属百花的殿堂,她们在短暂的春天里演绎出一场酝酿了一年的百花宴秀,待春落下帷幕,用尽生命去起舞后终说再见。而对于黛玉,人生如花,花似人生,花已落,人的红颜之色也已无色。落花掷地无语,人亡消失无声!可怜的是,花落已无葬花人啊!

也许多才的注定忧伤,多情的注定孤独。黛玉把花湮没在她的弱骨里,花,是她的魂。

中秋团圆佳节,一番家宴的常聚之后,她与史湘云独步亭中,一只野鹤在荷塘中突然飞起,惊吓之余却使湘云有了灵感,吟出一句“寒塘渡鹤影”。对于黛玉而言,她的才情可以让夜光灵动,可是她的性格,她的多情,她的多思,让她在沉吟冥思之余,说了一句“冷月葬花魂”,简洁,工整,绝妙得连一向目空一切的妙玉都赞赏不绝。《葬花吟》中的净土掩埋了花的身,这里孤冷的月埋葬了花的魂。在黛玉眼里,自然界的万物是胜过了一切凡俗的物质,一切凡俗的人,由自然干净的万物来承载她生命的结局,这才是她心底最赤裸洁净的结局,或者说,是命运灵魂的归宿。

万千繁华落尽,“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在红楼一梦里,花开花谢演绎了黛玉如梦一场的一生。花开,她似喜非喜;花落,她似蹙非蹙。冷月埋葬了花魂之后,纵然再有花开花落的轮回,此后的花落,无人再唱葬花吟,再也不见葬花人!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