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 绝代词人,薄命君王李煜

发布时间:2017-06-05 11:04:00

绝代词人,薄命君王李煜

刘琴琴


季羡林在《谈读书治学》中曾谈到:“南唐后主李煜的词传留下来的仅有三十多首,可分为前后两期:前期仍在江南当小皇帝,后期则已降宋。后期词不多,但是篇篇都是杰作,纯用白描,不作雕饰,一个典故也不用,话几乎都是平常的白话,老妪能解;然而意境却哀婉凄凉,千百年来打动了千百万人的心。”又:“中国历史上多一个励精图治的皇帝,没有多大分量。但是,如果缺一个后主,则中国文学史将成什么样子?”


可见,南唐后主李煜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之高。那么,李煜究竟是何许人?

李煜,初名从嘉,字重光,是五代十国时期南唐中主李璟的第六个儿子。按照古代通行的嫡长子继承制,李煜本不可能成为一国之君。但命运似乎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不想卷入政治纷争的他最终却被命运之掌推上了乱世闹哄哄的前台,成为一国之君。他是皇帝,是才子,是词人。作为皇帝,他是一个失败者;但作为词人,他是一个成功者。或许正是因为帝王的失败,才成就了他在文学史上独特的地位。如果没有从帝王沦为阶下囚的经历,他后期的词作也不可能有如此深刻的生命体验,或许只是一位单纯喜爱文学的普通词人罢了,而非“词中之帝”。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恐怕大家在谈到李煜时,最先想到的便是他的这首《虞美人》,而这首词后来也被改编成歌曲,广为流传。菁菁校园,青葱岁月,嘴里哼着这首歌,心里默念着这首词,似乎也能感受到光阴如流水般逝去的忧愁。然而,也正因为这首词,李煜风雨飘摇的一生画上了句号,正应了那句古语:“生于乱世,死于乱世。”而这首词,自然也就成了他的绝命词。

公元978年的七夕,是李煜四十二岁的诞辰。当晚,李煜在囚居之所,与一道归降的后妃、宫人们饮酒贺寿。场面虽然无法同亡国前的金陵相比,却也是张灯结彩,歌舞、美酒、美食样样具备。也许是因为月色朦胧的缘故,当晚大家似乎都是强颜欢笑。每每想到自己的处境、想到雕栏玉砌仍在,但江山社稷却落入他人之手,而自己却无力回天,只能被迫沦为阶下囚,李煜内心的痛楚和思乡之情便让他饱受折磨,心力交瘁,难过不已。酒过三巡,李煜再也控制不住内心对故国的思念之情,猛地喝下了一大碗酒,然后大喊一声:“拿笔墨来!”一首《虞美人》便一气呵成。为了排遣心中的苦楚,李煜还跟通晓音律的后妃、宫人们一起依调演唱这首《虞美人》,而这一幕幕也瞬间传到了宋太宗赵光义的耳朵里,随后脸色大变。

《虞美人》这首词以春风带起万千思绪发端,飘逸婉转而又沉重万千。通过春花、秋月来暗指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小楼”这个看似坚硬的城墙,却抵挡不住东风所带来的“故国”的回忆。李煜此时所居住的不再是琼楼玉宇的南唐宫殿,而是以亡国之君的身份,悲凉地住在北宋汴京的居所,被人监视着。回想起皎洁月色中的江南故国,回想起金陵城内的点点滴滴,早已物是人非,原来一切美好的事物就这样不堪一击地被东风击碎,内心的愁思便如同奔流的春水涌上心头,滔滔不绝地向东流去,于是便有了“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的悲愤与感慨。

“国家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句始工。”亡国之恨,把昔日美好的春花秋月悉数摧毁,山河破碎,江南旧都早已成为梦中瑶池。也正是因为国破家亡,李煜饱尝艰辛,体会到了世事的变幻与人情冷暖,他后期的词也因此充满了悲剧性的绝望与哀鸣。王国维《人间词话》云:“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这首《虞美人》便可为证,因为这首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的绝笔词是以国破家亡和江南子民的血泪为代价的。

当宋太宗赵光义接到耳目的禀报,听到李煜“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又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词句时,他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无法忍受李煜以诗词的形式来反抗他们的凌辱和控制,更不用说借用诗词表达对故国的思念了,因为作为皇帝的他当然希望所有降王都能乐不思蜀。他害怕李煜的词在民间流传,成为南唐死灰复燃的希望,从而威胁到大宋一统天下的局面,这是大忌。

于是赵光义立即召其四弟赵廷美入宫,以庆贺生辰的名义让他给李煜送去一壶酒,但是赵廷美并不知道,赵光义早已在这壶酒里放了“牵机药”。李煜把赵廷美当知己,又加上李煜本人对朋友毫无戒心,待赵廷美离去,李煜便喝下毒酒,当场毒发,面色苍白,汗如雨下,全身痉挛,状似牵机。就这样,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和呻吟,这位伟大的词人在他降临“人间”的同月同日,以一种最痛苦的方式解脱了,永远地离开了这个纷扰、令他痛苦的乱世。

千百年来,只要提起李煜,人们心中便会出现一位才华横溢的绝代词人的形象;然而作为皇帝的李煜,在历史上,却是一个平庸懦弱的君王。这种喜剧与悲剧交替上演的人生命运,让人痛心、惋惜。

李煜,他生于七夕,死于七夕。民间传说,生于乞巧节的人注定一生多磨难,更何况李煜还是身处于这样一个乱世,命中注定要历经风雨,不可能一帆风顺。李煜的经历也不免让人想起《归园田居》里面的“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然而陶渊明采菊东篱下、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田园生活,并不是谁都有福消受的。

李煜幼年时,痴迷于古籍和音乐,对政事并不关心,“一壶酒、一竿身,世上如侬有几人?”(《渔父》)他对隐士生活的歌颂,同时也表明了他与世无争的追求。他一心只想做一个衣食无忧、求仙问道的高人,因此也给自己取了诸多法号,如钟隐、莲峰居士等。然而,李煜的兄长弘冀却是一个心狠手辣、处理政务十分刚毅果断之人。因为李煜与生俱来的帝王长相,曾让弘冀感到不安。为了避免大哥猜忌,李煜埋头苦读诗书古籍,只求能远离朝廷的政治纷争,求得一方净土。但是,生在帝王家的李煜,注定无法实现他的田园归隐梦。

公元956年,后周攻打南唐,吴越国趁火打劫,弘冀骁勇善战,大败吴越,取得胜利。然而在紧急时刻,弘冀却不顾“缴械投降者不杀”、“优待俘虏”的传统,把俘获的几十名吴越将领全部斩首。李璟虽然不高兴,但还是封他为太子。当上了太子的弘冀,更加心狠手辣,为此也惹得父亲李璟有诸多不满。在一次争吵后,李璟盛怒之下说出了:“你做梦也别想登上这个皇位,我要把你叔叔景遂叫回来,传位于他。”

就因为这一句话,弘冀一不做二不休杀害了自己的亲叔叔。然而在杀害了自己的亲叔叔后,弘冀却一病不起,不久就过世了。因为李煜的其他几个兄长都英年早逝,李煜从第六变成了老大。从此,李煜的命运发生了重大的改变,他成了理所当然的皇帝。

刚刚继位的李煜,也曾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国家富强起来。他给自己改名为李煜,寓意为“日以煜乎昼,月以煜乎夜”,寄托了他决心成为日夜照耀臣民的明君的美好愿望。然而,当上皇帝的李煜却胆小怕事、优柔寡断,甚至还错杀忠良,致使南唐一步一步走向亡国。

李煜成长于一个信奉佛教的家庭,从小便耳濡目染。但是李煜对佛教的推崇和扶持却达到了近乎狂热的地步,即使是在风雨飘摇、国库空虚之际,李煜仍不惜耗费人力财力修建寺庙,并从宫中的日常开销中抽出大笔钱供寺庙之需。对即将执行死刑的囚徒也交给“佛”来决定,即在行刑的前一晚在宫中佛前点燃一盏灯,如果天亮灯还未灭,便可以赦免。这样很多犯人便可暗中买通太监宦官,偷偷加上灯油,以求赦免。而尼姑僧人犯了罪,李煜也不严惩,只是让他们在佛前诵经。可见,国家的伦理法纪十分混乱。如此,怎能国泰民安?

纵观古今,历史上每一个即将灭亡的王朝,总有不少敢于谏言、有勇有谋的忠臣,但是这些朝代最终还是避免不了亡国的结局,这与当朝皇帝有着密切的关系。大厦将倾,先折其栋梁,南唐亦是如此。林仁肇是南唐镇守疆土的名将,他武艺高强、聪慧过人,多次将后周神箭手张永德的箭给挡掉了,要知道张永德的箭术可是十分了得,一向是箭无虚发,百发百中,但在林仁肇面前却一次又一次地栽了跟头。就是这样一位骁勇善战、极具威望、“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武将最终却因离间被毒杀。皇甫继勋、朱令赟忌惮林仁肇的雄才伟略,暗中密谋要除掉此人。恰逢出使宋朝的使者回来,向李煜报告,说在宋见到林仁肇的画像,并准备投降,赵匡胤还特地为他修了住所。又加上皇甫继勋、朱令赟的挑拨,一向宽厚的李煜在听信谗言后将林仁肇毒死了。

就这样,在南唐最需要将士们保家卫国的时候,李煜却自毁长城,杀害了一批忠心为国之士。“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不光是武将林仁肇,还有文臣潘佑、李平,也是死于谗言。史书记载,在李煜被囚禁之际,曾落泪说出“悔不该错杀了潘佑、李平”之言。李煜自身的懦弱,又加之其错杀忠良,一次一次地听信小人之言,延误战机,在这乱世之中,最终只能走向阶下囚的地步。

综而观之,李煜的一生,极富戏剧性。一生以喜剧开头,以悲剧收尾。这位薄命君王,在治国上是失败的;但在文学上,却是成功的,是一位绝代词人!寥寥数语,讲不完李煜短暂的一生,道不尽他的辛酸苦楚;但他所留下来的诗词、书法、绘画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李煜诗词名句

◆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 秋风多,风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霄汉,琼枝玉树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