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故事] 梦中人

发布时间:2017-06-05 11:18:00

梦中人

陈思敏


“老师……我好像……被人跟踪了……”

小小的心理咨询室里,苏橘面对心理老师而坐,眼中还有着惊

魂未定的惶恐。

“你是说最近有人跟踪你吗?在学校里?”

“不,是在梦里……在梦里我……我被不同的人跟踪!或者说,追杀!”

苏橘脸色惨白,眼神没有焦距,在室内无目的地乱扫,“我好像是在找一个人!但……我不知道是谁。”

“孩子,你只是学习压力太大了,据我所知你现在是高三……”心理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眼中尽是温柔的神色。

“不,不是的!”苏橘推开椅子站起来,不停地舞动双手,急切地证明什么。

突然间!苏橘在空中的手一僵,瞳孔放大,直直望着心理老师背后的窗户....

原本光洁无暇的窗户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可怖的小丑面具。看到苏橘,它咧开到颊边的嘴,唇角……一丝鲜血缓缓流下……


“橘子,橘子,醒醒!”

苏橘听到有人在叫她,声音由远及近,好像是天外来音,很不真实。

她慢慢睁开眼,视线前方,是她的同桌萧萧。刚刚,就是萧萧在叫她。

苏橘有一瞬间的茫然。她记得她刚刚是在和心理老师说话,然后……那个面具人!

苏橘猛地站起来,“砰——”地一声,椅子被带倒,发出剧烈的响声。

她的视线和讲台上的老师对上,涂着淡粉唇膏的女数学老师似笑非笑,“苏橘,睡醒了吗?”

“哄——”地一声,安静的班级突然间爆发出一阵阵笑声,所有的目光都落在苏橘身上。嘲笑的,同情的,看好戏的,一时间,苏橘成为了全场焦点,连旁边的萧萧也跟着笑起来。

苏橘尴尬地低下头,什么心理老师,什么面具人,原来她在数学课上睡着了!

她感到一丝庆幸,然而内心深处,却还隐藏着无法言明的恐慌。


数学老师并没有追究苏橘什么。原因很简单,苏橘的哥哥不久前因车祸成为了一个植物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醒过来。

放学后,苏橘背上书包,拒绝了同桌去吃甜品的邀请,搭公交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医院。这是她这个月养成的习惯了。自从哥哥出事之后,她的一些生活习惯都变了很多。

病床上,苏橘的哥哥安详地躺着,如果没有了那根连接呼吸机的管子,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苏橘在床边坐下,伸手帮哥哥整理好颊边的几缕发丝,口中喃喃道:“哥哥,快点醒来吧,我快撑不住了……”

床上的人并没有给予回应,一切不过是苏橘的自言自语罢了。

在医院待了一会儿,已经接近7点,苏橘准备回家。这个点住院部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苏橘绕过护士台,选了个最近的楼梯准备下去。

“砰——”地一声,一个准备上楼梯的人和苏橘迎面撞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苏橘连忙道歉。

那男人抬起头,脸上赫然是一张咧着嘴的小丑面具。它看着苏橘,像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苏橘拼了命地逃跑,然而那个面具人却在后面穷追不舍。

所有的街道诡异地变得模糊一片,医院里的护士、病人、家属,路上的行人,全部都戴上了小丑面具。

是他们都变成了面具人吗?还是,一切都是幻觉,他们本来就是面具人?

苏橘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能跑那么快,简直像是有火箭在为她加速。这种速度根本超出了人类的极限!诡异的是,所有的面具人好像怎么都追不上她。就好像,他们不想要追上她,只是想要驱逐她,把她驱逐出这个世界。

只是换了个场景,这个场面和梦里简直一模一样,在梦里,她被日本鬼子,被蝙蝠侠,被哈利波特追杀,而在这里,被换成了面具人!

“离开这里!离开这里!”身后紧跟着的一群面具人不断地高声喊着,有面具人摔倒了,被紧跟着的面具人踩过去,有的面具人在奔跑中掉了面具,面具后却是一张和苏橘哥哥一模一样的脸!

“找到那个东西!找到那个东西!”内心深处的声音不断地提醒着苏橘。突然之间,场景再次变换,紧跟着的面具人像被无形的力量阻挡在了外面。四周一片漆黑,正前方却被光芒笼罩,逆光站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同样带着同款的小丑面具。在那男子后面,有一扇紧闭着的木门,带着无尽的神秘气息。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揭下了脸上的面具。面具后面依然是苏橘哥哥的脸。

“你……到底是谁?”苏橘的声音在颤抖,哥哥明明在医院里,怎么会醒过来出现在这里?

“这是你哥哥的梦境,而我是这个梦境的守梦人。”男子解释道。

梦境?原来她还在梦里?什么是守梦人?

仿佛看出了苏橘的疑惑,守梦人继续道:“你的哥哥被困在了自己的梦境里,所以把你召唤了进来。之前那个梦境只是让你适应环境,这个梦境才是困住你哥哥意识的地方。”

“如果是哥哥让我进来的,为什么那些面具人会追杀我,我怎么相信你跟他们不同?”苏橘显然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说辞,如果她所认为的现实都只是一场梦,他的说辞又怎么能证明是真的呢?

“你还活着站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守梦人讽刺地笑,“外面的面具人的职责是抵御外来意识入侵,而我只服从于我的主人。”

“好,那我要怎么做?”“你要拿到一把开启我身后这扇门的钥匙。”“钥匙?”“没错,你要为你的哥哥创造一场梦境,让他自己从梦中醒来,否则现实里的他永远都不会醒来,你也会困在他的梦里。”

守梦人说完,只觉四周光芒大亮,身后的面具人像脱离了束缚,争先恐后地冲了进来。苏橘来不及害怕,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暖暖地洒在脸上,如光之精灵在翩翩起舞。

苏橘睁开眼睛。雪白的天花板,吊着精致可爱的吊灯,身下是触感柔软的席梦思床垫。她侧头,枕头上还带着淡淡的柔顺剂的芳香。

是梦醒了吗?还是说,这也是梦?

厨房里熬着小米粥,气泡在锅里咕噜咕噜地翻滚。肉糜的香味在鼻尖萦绕,让人食欲大动。气流顶在气压锅上的“隆隆”响声和刀压在砧板上的“噔噔”声奇异地融成了一首美妙的交响曲。厨房,自成一个小世界。

苏橘的哥哥苏淮正在厨房忙碌。一米八的大男人,腰间围了一条小熊图案的围裙,带着些滑稽。听见脚步声,头也不抬,吩咐道:“懒猪,把桌子收拾下。”

是哥哥,活生生的哥哥,不是躺在病床上毫无生机的哥哥。苏橘只觉得鼻子酸得厉害,眼眶也湿湿的,让人难受。她悄悄地抹掉眼角的泪珠,吸了吸鼻子,蹬蹬蹬地跑到客厅去收拾桌子,只觉浑身都是劲儿。

小菜摆上了桌,紧接着是熬得入味的小米粥,很简单却很温馨。苏橘看着哥哥解下围裙,坐了下来,只觉怎么都看不够。

父母离异,上大学的哥哥是她最亲的人。他出事的那一天,她感觉整个天都塌了下来,只觉得无尽的孤独。她清晰地认识到,以后,自己就是一个人了。不过现在好了,哥哥回来了。

“哥?”苏橘轻轻地唤道。“嗯?”苏淮感受到了妹妹奇怪的目光。

“没什么,就想叫叫你。”这一次,终于得到回应了,不是自己的自言自语了。

苏橘突然感到一些不真实,她的手靠近了大腿,想了想,又收了回来。

哥哥活生生地在这里。如果这是梦,她也不愿意醒来。


苏橘和苏淮在家里待了几天。苏橘就像苏淮的小跟屁虫一样,到哪都要跟着,好像一不小心他就会消失一样。

“哥哥哥,这个很危险呀,让我来,你去坐着!”

苏淮看了看脚下的凳子,手中的灯泡,再看了看只到他肩膀的妹妹。一脸无语地说:“你确定?”苏橘讪笑,只是眼神不停地喵过去,好像一有不对劲就要立马扑过去似的。

一大早,苏橘就提议去家里附近的一个创意产业园玩。苏橘待了几天,也渐渐放松下来。她想着,哥哥是出车祸才出事的,那就走路去好了,应该不会有事的。

然而苏橘怎么也没想到,她的一时疏忽,再一次酿成了大祸。

兄妹两人走出小区不久,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有女子哭着喊着:“抢劫啦!抢劫啦!”就见一个黑衣男子撞开人群冲了出去,手里拽着一个红色的手提袋。

大清早的,小区里的人都去上班了。只有几个老人提着菜篮子,应该是刚买菜回来。对这抢劫事件也无能为力。

“我去看看!”话音刚落,苏淮就冲了上去,目标直指小偷逃跑的方向。“哥!”苏橘一惊,心里有不祥的预感,连忙跟了上去。

黑衣男子极其狡猾,在人群中穿行,肆意冲过人行道。惹得小车司机们不停按铃示意,怨声载道。

突然,“吱——”一辆汽车刹车不及,脱离控制直冲而来。它的前方是……苏淮!

“哥——”苏橘目眦欲裂,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哥哥!哥哥绝对不能死!电光火石之间,她拼命推开苏淮,“碰——”一声巨响,汽车撞上挡在面前的苏橘!

没有痛觉,果然,是梦啊!起码这一次,我保护了哥哥……

“苏橘!”苏淮绝望地喊着,怀中的妹妹奄奄一息,紧紧闭着眼睛。“这是梦对不对?噩梦醒了,你就回来了对不对?”然而怀里的人,再也不会跳起来打他的头,嘻嘻哈哈地回应他了……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永远出不来了!”守梦人怒气冲冲道。苏橘瘫坐在地上,垂着头,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她要为哥哥创造一个梦境,到头来,自己却差点困在了梦里。可是再来一次,她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因为,再也无法承受失去的痛苦了。

“别哭了,一切都是梦罢了!你哥哥在现实中已经醒来了!”守门人无奈地安抚道。这一刻,苏橘竟觉得他和苏淮奇妙地融合在了一起。

“你到底是谁?”苏橘脑中有什么闪过,问道。守梦人摇摇头,没有回答。

他的身后,那扇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守梦人的身体渐渐变得模糊,苏橘的身体也渐渐变得透明。

“回去吧!”守梦人道,眼中带着一丝温柔,“梦醒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梦醒了,是现实,还是又一重的梦境?

苏橘眼前一黑,再次失去了意识。


“病人醒了!病人醒了!”病房里的护士小姐们都喜极而泣起来。病人是一年前因为车祸被送进来的,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成为了植物人。据说这个病人只有16岁,在上高三。花一样的少女从此只能在病床上度过余生,委实赚了护士小姐们很多眼泪。特别是女孩的亲哥哥每天一放学就在病房里照顾她,无微不至,令人唏嘘不已。

庆幸的是,也许连老天爷也可怜她,这个名叫苏橘的女孩子终于醒了。

是梦吗?还是现实?苏橘掐了自己一把,好疼!不是梦!

苏淮站在病床边,眼中溢满喜悦,“橘子,你睡了一年了,终于睡醒了。”

都说梦境与现实是相反的。原来,出车祸的不是哥哥,而是自己。

“哥,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原来,梦醒了,一切真的会好起来。哥哥没事,这就足够了。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