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的城市

发布时间:2017-06-05 11:22:00

看得见的城市

洪梓博


最近读了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听了许巍《在别处》里的一首歌《我思念的城市》,有感而发。

我将从明天的清晨出发,如果路上不堵,兴许能在黄昏前到达另一个城市。隔天早上不巧下起了雨,但街上人来车往,从不停息。我只好顺流搭上车,以便不去感受与他人同样的焦急。在没有多少思量的等待后,公交车开动,前行。后视镜里,马路旁边的或站立或行走的人们,被吞没在一大片一大片相似的混沌里。

不停翻腾的水雾模糊了车的前镜,也模糊了人的眼眶。纵然不断的灯光闪烁,眯着眼睛,也还是看不清远处。随风飘荡的垃圾一如城市的特色标志,陪伴车身左右不舍离去。被打湿的商店招牌辞旧迎新,城市的灰尘一时都不见,可在每个人的头顶却也都看得见。不停变换的路牌,衔接着相似的路况;不断交叉重叠的直线曲线划分了城市,这时看见的景物说不准就在拐弯后再度重逢,一如人的相遇和分别。“这个路口有人下车吗?”司机重复了几遍才有人很疲倦地回答。四周一望,面无表情的、沉默不语的总是大多数,毫无生机得跟秋天的落叶不分上下。偶尔透过车窗看到站岗的一排排树,凭那点湿润渲染早春的天气。

呼啸而过的豪车溅起一大滩水,喷洒在“向新时代前进”的广告牌上,讽刺和可笑终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厌倦如同总是不停的雨,不是让人昏昏欲睡,就是让人头痛。所以只能够看到没有人带着笑脸,互不相迎的落寞重重叠叠。从各种商铺里传来的刺耳、糟糕的音乐声,让人仿佛置身上个世纪,野蛮得毫无音律可言。

不光明的东西在下雨的日子兴风作浪,虚伪的事物在没有阳光的时刻大行其道。即使没走过白云苍狗,也能在短暂的时间里认清多种现实,被雾打蒙的,被雨淋湿的,够运能够看看天清气爽时候的。有的人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着,看着高低冥迷的大楼耸立,浑噩不觉身旁,迷茫不知路向,眼光只停留在被打湿的反光镜上,不知远近,不知西东。

所有的未知一切都在翘首以待,可悲、荒唐和灿烂、辉煌都已列席其中。不知谁会伫立街头,执着原地而不走,失魂落魄地像每一个年轻的梦,破碎在每个意料之中的清晨。

继而雨停了,阳光穿过树林,斑驳得像老年人的抬头纹,但多少给这灰暗的城市增添明亮,已足以看清方向。被一扫而下的叶子回归大地,渐弱的风回归远方天际,城市虽没有发生位移,你却不该再停留原地。能够看得清楚的东西不多,但你所生活的城市必该是其中之一。认清执着的梦,够坚定再带走吧。

晨光渐逝,从每个街头、路口到每座通向别处的大桥。趁着天色尚早,还看得清身旁和远方的城市,就启程吧。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