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青年领袖姬十三: 我的“分答”,你的知识掘金场​

发布时间:2017-06-13 16:07:00

全球青年领袖姬十三:

我的“分答”,你的知识掘金场

 张东亮 


 半年前,他创办了中国第一个付费语音问答平台---分答,销售各领域专家学者的“马桶时间”,为付费用户解答各种问题。不料竟引来了万达公子王思聪、汪峰章子怡夫妇、主持人马东等大咖入驻。协和医院的张羽医生,更通过这一“知识变现”平台回答上百个问题,赚了十多万!分答火了,推出一周便刷爆朋友圈,上线42天就完成了A轮融资且估值超1亿美元。2016年11月,其创始人姬十三获封“全球青年领袖”。他的创业故事,令人脑洞大开。


初创果壳网,“科普博士”月薪2000

今年39岁的姬十三本名叫嵇晓华,1977年出生在浙江舟山一座小岛上,父母都在医院工作。在复旦大学读书时,他喜欢向媒体投稿,并擅长将枯燥的科学知识用风趣的故事讲出来。嵇晓华是个懂浪漫的理科生,他之所以用笔名“姬十三”投稿,只因为当时女友是复旦新闻系的学生,那时新闻系的系号是十三。而他写作的初衷,也是为了能够让女友看到其才华。

因为姬十三的科普文章写得轻松幽默,又富有知识性,得到了广大读者的热烈回应。从复旦大学神经生物系博士毕业后,每月稿费过万的他为了自由,果断离开实验室,成为了一名专职科普文章写手。

2007年,姬十三联合一众科普作家,成立了非盈利机构科学松鼠会,旨在“剥开科学的坚果,帮助人们领略科学之美妙”。作家们会将他们在纸媒上发表过的文章,分享一份到网站上惠及大众,并与网友留言互动。

姬十三这位理想主义者,起初不愿商业化运作科学松鼠会。尽管网站很快在业界声名鹊起,他们却很难养活自己,只能靠给企业写写策划赚点钱维持开支。“科学松鼠会第一年,前半年我不拿工资,后半年每个月拿2000元”。姬十三说,这点钱在高消费的上海很不顶用。一个周末,女儿在商场看到一件很漂亮的玩偶,尽管孩子爱不释手,但因为付不起288元,姬十三只得让女儿放下玩偶,抱着哭闹不休的她匆匆离去……

妻子知道姬十三羞于向她伸手要钱花,就经常在他临出门前,悄悄往丈夫衣兜里塞些钱应急用。这个细节,令他既感动又羞愧。

回到家乡时,姬十三最难以面对的是亲友们打听他的薪水:“嵇大博士,你的月薪有没有三四万?”“两千?你开什么玩笑,人家建筑工人都能拿六七千呢!”

迫于生活压力,姬十三觉得自己需要改变,他开始从一个羞于谈钱的科学青年,学着做一个商人。2009年,有风投机构开始和姬十三接触,想要投资科学松鼠会,但他觉得科学松鼠会是一个公益机构,不该接受投资,就另建了果壳网。“让公益的归公益,商业的归商业”。

果壳网的第一桶金是50万美元,姬十三用这笔风投聘请了十几个编辑,以约稿和编辑写作为主,快速生产有趣的科普文章。他们的目标是通过更有趣的方式,让科学像电影和音乐一样流行起来。

“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不用想着赚钱,只要吸引用户就好了,所以不着急。”姬十三说。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维持了三年,其间他一直在学习如何成为成熟的创业者。因经验不足,果壳网经历过骨干流失,以及账面上几乎没钱的日子。后来接了点商业广告,才让网站转危为安地存活下来。

也许你不知道果壳网有多牛,但只需看看他们那个专门辟谣的网络科普栏目----谣言粉碎机,就能窥见其影响力:“塑料致癌缺乏有力证据”、“地震‘生命三角’并不可靠”、“核污染扩散图纯属伪造”、“NASA发现外星人是以讹传讹”这些在重大事件中稳定人心的辟谣信息,最早都来自于姬十三团队。


“分答”出炉,把盈余知识卖个天价

近几年,果壳网也一直在探索商业盈利模式。2012年底,他们推出过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为了调研项目的可行性,姬十三本人还到大学宿舍里住了几周,和学生近距离交流他们的真实想法。此后,他们又推出了果壳音乐、果壳动漫等,这些产品或挂到果壳网的导航条上,或开发独立的App,但直到B轮融资“烧”得差不多了,也没有打造出一款“拳头产品”。

“我们做了很多产品,有些成功,有些失败,但一直有一个核心,就是传播知识,做知识的分享。后来我想,是不是可以把知识做成服务。”姬十三琢磨的这件事,在2015年3月13日变成了现实,果壳网在当天推出了令人眼前一亮的产品“在行”。

这是一款知识技能共享平台,邀请各个领域的行家出售自己的盈余知识。姬十三对“在行”的定位是私人智库,而选择“买家”与专家线下见面这种方式,能通过真实的互动,达到更好的经验分享体验。

即使身处互联网时代,那些熟知职场规律或者生活经验的人,与迫切希望得到这些经验的人,仍然是两座孤岛。姬十三希望用互联网的方式,连接两者,并用收费的方式,让这种经验分享更为慎重。“我们直接尝试收费,是觉得行家收了钱,能够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而用户花了钱,也会更珍惜这样的机会。”

“在行”最吸引人的是,用户有可能以合适的价格约到原本很难见到的人,并得到定制化的服务。比如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开发总监,就以8万元的价格,与上海理工大学的教授两次面对面交流,共进午餐。最后,该公司在研发新品过程中遇到的一个技术瓶颈,被老教授及其同事合力突破,为“知识买家”带来了长远的收益。

近几年,共享经济的概念已经深入到各个领域,用自己的知识赚到钱这一新鲜玩法,吸引了不少行家里手入驻“在行”。姬十三团队会帮助行家撰写个人简介,组织摄影团队帮他们拍照,在定价上,也会给出相应的建议,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元不等。

“在行”的问题也在不断涌现出来,新鲜感过去后,行家价格的提升,约见频次的减少,用户活跃度的降低,这些问题让在行团队感到焦虑。“在行的模式,决定了它的交易不会是高频的,而我们想要做的,是怎么让它的交易频繁起来,量大起来。”姬十三的下属,在行的产品总监朱晓华说,他和姬总一度为此很苦恼。

2015年底,“在行”团队就已经有了做轻量级AMA(Ask Me Anything)模式产品的想法,以高频带动低频,弥补“在行”难以规模化的问题。姬十三为在行的技术团队找了一个安静的四合院,让他们“闭关修炼”。2016年5月15日下午,他们终于推出了被誉为网络神器的“分答”。

在新产品发布会上,姬十三对有知青年提出一个把“马桶时间”捐出来的理念:“经过计算,人的一生中,至少有15万分钟的时间会待在马桶上。而每次在马桶上的5分钟,你就可以到“分答”上收听5条精彩的答案,也可以认真回答几条具体问题,做更多有价值的事情。”姬十三说,很多人会定义自己为“读书人”,即是读书人,必然有过“达则兼济天下”的情怀。5分钟马桶时间里,你哪怕回复“分答”上的一个简单的提问,惠及的可不仅仅是提问者一人,更能让“分答”里千千万万有此困难的人解开疑问。何况这还是有偿服务,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出售”盈余知识,帮助别人的同时还能赚外快,何乐不为?

姬十三制定的游戏规则很简单,用户在分答上介绍自己擅长的领域,设置付费问答的价格,一般是1元到500元之间,名流大伽另论。其他用户感兴趣就可以付费向其提问,回答必须是语音,时间限制在60秒内。而如果有人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感兴趣,可以付费1元选择“偷听”,提问者与回答者都可以得到0.5元,也就是说提问者也可以赚钱。

作为中国第一个付费语音回答平台,分答的趣味性和知识性在迅速“吸粉”的同时,竟也让各界大腕“纷纷来投”,这其中包括“国民老公”王思聪,著名主持人马东,自媒体大佬罗振宇,著名网红papi酱,歌手汪峰和妻子章子怡等等。这无疑令姬十三喜出望外!


你睡了,你的问题还在为你赚钱

分答这款企图“压榨”所有专家学者和明星如厕时间的手机APP,因为能真实地解决问题,真实地传播知识,真实地本人互动,真实地爆料八卦,迅速火遍大江南北,席卷广大人民群众的钱袋子。同时,它也让那些有技术专长的网友们,找到了一把知识变现的钥匙!

首次以语音问答模式与全民零距离接触,使得一些“大咖”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胆大,他们的回答令提问者感觉非常的值,令偷听者呈现出明显的上瘾性,并使娱乐记者如获至宝。以率性大胆的王思聪为例,他在分答上坦诚到了吓人的地步,在“是否让女朋友意外怀孕过”“平均在每个女朋友身上花了多少钱”“有什么东西是你买不起的”这类爆炸性问题他一一接下,并以满满的爆料馈赠父老乡亲,以超正的三观及独到见解圈粉无数。

而堪称“公共知识分子”的《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则在分答上开起了罗辑思维的特种经营店,每天精选好问题作答,将偷听收入全数回馈提问者,带领能提出好问题的人一起发家致富。

作为米未传媒的创始人兼CEO,马东则沉迷上了回答职场类问题,从“如何跟自己厌恶的同事合作”到“处理老板退回礼物的尴尬”,马导师为年轻的朋友们传授了一系列职场生存智慧。马老师答题积极用心,答案金句频出。

著名话唠史航则牢牢占据分答答题活跃榜榜首,对问题的筛选到达了几乎无底线的地步,同时还能以一颗高保真的心高保质地回答问题,乐此不疲地教授网友品味电影,处理感情,与人撕X。也因为什么都答,所以大量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提出了诸如”韩寒是不是代笔”“你如何评价金星”“如何骂大冰才能让他回嘴”等答不好可能会被砍的问题,围观体验十分刺激。

在明星大咖的热闹之下,是更多社会各领域专家学者撑起了整个平台的专业性。房产专家董藩,金融专家巴曙松,经济学家郎咸平,天文学家张双南,哲学家周国平,社会学家李银河,儿科专家崔玉涛,协和副主任医师张羽,高圆圆私人营养师顾中一,博物杂志微博运营者无穷小亮,微表情学者姜振宇等等数十万各路行家,涵盖各行各业,在分答上实现知识技能的碎片化变现——每个行家如同在分答上开办了一家知识小店,贩卖个性化定制知识,打造自己的个人品牌。普罗大众在分答上获得明星专的家真实语音回答,知识网红在分答上实现体面变现,正是这种良性互动,促使了分答用户的不断增长。

于是乎,这款号称“你睡了,你的问题还在为你赚钱”的付费问答类产品,猝不及防地火了,推出仅一周,便刷爆朋友圈。

5月28日,介绍标签为“网红、投资人、哲学家”的王思聪在分答上答题首日,分答增长了10万级的付费用户。王思聪以每个问题4999元的价格,回答了32个问题,赚了23万元,成为分答“吸金王”。

6月3日,登上分答新晋榜第一名的章子怡,以每题2999元的价格回答了23个提问,赚取78692元。网友们最关心的话题是“娱乐圈潜规则”和“与汪峰的婚姻状况”。

你觉得明星答题太贵?连鹿晗合照过的邮筒都有粉丝排队拍照的今天,有渠道能让明星亲自语音回答问题,对粉丝们来说,即使价格翻番估计也有人买单。但并非每个名人都设置了天价门槛。佟大为回答一个问题的价格为8.8元,海清每个提问的价码为1元。

当然,除了娱乐明星,分答上更多的是这样“知识变现”的事例:协和医院的医生张羽,在分答上共计回答了200多个问题,赚了十几万元。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张医生查阅了很多资料,积累了6万字的文字材料,她准备用这些内容为自己出一本书。逻辑思维CEO也表示,他会利用分答作为了解读者和用户需求的重要途径。有趣的是,还有一些精明人会把在分答提问当作一项投资,然后坐收广大“偷听”者的提成。

6月27日晚,分答在北京举行了上线以来的第一场发布会,海报上印着大大的数字“42”,代表分答上线42天。截止当天,这款APP已经积累了超过1 0 0 0万授权用户,平台共产生50万个语音回答,总订单1 8 0 0万元,日付款1 9万次,付费用户超过1 0 0万,复购率43%。

1000多万用户中,医学领域答主有5028人,教育类答主4366人,职场导师3371人,科研科普工作者1881人。此外,有超过800家机构申请入驻分答。而包括逻辑思维、汽车之家、keep、简单心理、世纪佳缘、联想服务等一批工作号,早已经开始体验“分答”。

随后,分答顺利融资2500万美元,投资方包括著名的红杉资本和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几家投资机构对这款手机应用的估值,则超过1亿美元!

发展到2016年11月,分答的用户量和日交易额,已较上述数据翻了几倍。但姬十三仍不满足于现状,他立志要带领团队把这款相对较薄的产品做出厚度,直到 “网购实物的人首先想到淘宝和京东,网上买知识和偶像真实资讯的人马上会想到分答。”

在这个知识经济、粉丝经济时代,因为打造出了集知识性与趣味性于一体的分答平台,昔日的穷博士姬十三不仅斩获了惊人财富,更在今年11月被评为“全球青年领袖”!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