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殷铭骏:​渴望成为受尊敬的人

发布时间:2017-06-22 16:49:00

95后殷铭骏:渴望成为受尊敬的人

芒  果


98年生人的殷铭骏又高又瘦,戴着黑框眼镜,脸上布满痘痕,趿着一双硕大的小黄人图案布拖鞋。他温和、彬彬有礼,跟人对话的时候一直认真地看着对方;爱笑,时常在聊天过程中被逗乐,露出小虎牙。

这个还不满19岁的大男孩,刚刚率领一个高中生团队赢得了2017年ASDAN模拟商赛广州赛区的第二名。他在广州南沙的英东中学接受昂贵的ULC英式高中教育,已经决定了未来几年要远赴英国、深造商科。但对于更远的将来,他还像个天真快乐、充满无限可能性的孩子。

他的人生刚刚开始。


“千年老二的我们”,在学校里卖“黑水”的孩子

ASDAN是一个全称为英国素质教育发展认证中心的非盈利性教育组织,在英国教育部的授权下,每年为全球6000多所学校和20多万名中学生组织各类素质教育项目。ASDAN模拟商赛是一个在国际留学圈子里颇具权威性、每年吸引大量商科方向学生组团参与的模拟商业比赛。

 

4月23日下午,结束比赛的殷铭骏发朋友圈:纪念千年老二的我们,配图里面没有紧张的比赛现场,也没有奖杯,只有他跟小伙伴们一起嘻哈合影、乘巴士回校的照片。

殷铭骏对商业的兴趣不是突然产生的。受在中央媒体当记者的母亲影响,他从小就接触各行业的资讯和企业家,大致明白做生意是怎么一回事;初中时代,一本极火热的畅销书《货币战争》给了他“洗脑式”的阅读体验,“我当时就觉得货币、经济、商业的这个体系简直太神奇了,很酷、很刺激”。尽管后来再回头看,他认为这本书有一点不成熟的阴谋论,但在当时,它确实是触动他商业思维的一个关键萌芽。

高中时期,殷铭骏进入环境宽松、社团繁多、开展英式和美式高中课程的英东中学,主修经济和会计。在这个鼓励学生根据兴趣发展课外活动的学校里,他不仅动手做起了生意,还跟志同道合的同学组建了学校里第一个经济类社团——经济社。校园里流行一种美国的瓶装饮料“黑水”,殷铭骏觉得这其中有商机,于是积极在网上寻找供货商、展开谈判,“售价七八十块钱一瓶的水,进货价被我压到了30多,而且我还争取到了一个优惠:如果货卖不出去,剩下的可以原价退回。”谈到这个,大男孩掩饰不住兴奋。最后,他跟另一个在校园里开展代跑腿业务、同为经济社创始人的同学,一起在校园慈善义卖会上捐出了俩人赚到的全部利润——共计1500多块的“巨款”。

有了这些作基础,殷铭骏在商赛上取得好成绩并不让人意外。他既谦虚,“身为队长,我英语很差,在全英文的比赛里只能象征性说几句,作展示的时候都要劳烦队友”;也感到遗憾,“可惜我们的定价策略还是偏保守了一些,得第一的队伍为了最大化产品销售量,把价格压得很低很低,最终整体上险胜了我们。”

殷铭骏甚至给一位互联网科技类的投资大鳄写过一份正式的企划书。趁着生鲜电商和O2O的热潮,他设想在小区里投放一种能自动销售定量装食材的机器,方便那些忙碌但又注重食品品质、不愿将就吃外卖的年轻白领们通过它,轻松买菜做饭。“食材是定量装好的,连菜谱也附上。”


 

“何尝不想认真读书、读好书,可是那可能不是我们擅长的”

殷铭骏并不是在任何事情都像他在商业上一样富有激情和天资,譬如说英语和语文考试,以及它们背后的应试教育体系。

谈到成长过程中最大的烦恼和挫败,殷铭骏觉得:“没有别的,就是考试成绩差的时候。”他数学学得不错,但是对英语和语文实在不擅长。“每次考试成绩差,就有挫败感,家里爸爸妈妈也很担心、会给我找很多补习班。但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压力很大、很抗拒、学不好。”后来,小学毕业升初中的时候,他的成绩比理想的初中分数线少9.5分。“去不了,很着急,哇哇大哭,很绝望。幸亏后来那个初中突然降低了录取分数线,我才幸运地去了那里。”

翻开一篇殷铭骏13岁时写下的博客《90后,就是五指山下的孙悟空!》,能直接读到当时巨大的应试压力带给他的痛苦:“父母总是看表面,总是拿成绩来衡量人……总是给我们报学习班和兴趣班,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我们何尝不想认真读书、读好书,可是那可能不是我们擅长的。”

如今的殷铭骏脸上已经看不到由于过去常年成绩不理想留下的阴影。从传统的国内寄宿制初中升到英式国际高中,他最大的感受就是“自由”,像是孙悟空终于从五指山下跳了出来。

“我从小学起在番禺寄宿念书,那时候每天早上6点起床,要上很多课,晚上晚修,11点就熄灯,生活在课室、饭堂、宿舍之间三点一线。”为了在呆板的生活里得到一些激情和放松,喜欢足球的殷铭骏有段时间天天都去踢足球,风雨不改。

到了国际高中,生活和学习就自由很多。“老师们都是外教,上完课就走了,不会一直管着你,不像国内的老师。”殷铭骏认为,在应试体制中,老师们也没有自己的时间,实际上是把所有休息时间都跟学生们捆绑在一起,这对老师同样不公平。

殷铭骏坦言,自由的国际高中更适合自己的成长。“我并不擅长死读书。如果是我不喜欢的事情,被逼着不得不去做,其实内心是很抗拒、很痛苦的。”初中时为了逃避家里安排的周末补习班,他甚至会用父母的手机给老师发短信,称自己病倒了、没空等等。“但是反过来对于我真心喜欢的事情,我就会不知疲倦地投入进去。”商赛期间,因为时间紧凑,所有的产品决策都需要在短时间内研究、决定和调整,殷铭骏一个晚上只睡3小时,也毫无怨尤。

足够程度的自由也意味着学生们需要足够的自律,殷铭骏恰恰是在高中阶段认识了最多的学霸。“大家基于自己的兴趣选择科目,同时依靠自控力和进取心来主动学习。没人敦促你,你做什么都要自己主动。”他的好友里面,有学习物理、数学的,有跟他一样学商科的,“这里的每个人都很上进,都在为将来顺利出国留学而努力。”在他那篇《五指山》里面,还有这样一句:“我真的很想很想挣脱这个五指山,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他明年就要远赴英国留学,但没有透露自己的目标院校,只是笑嘻嘻地说:“尽力申请到我能申请的最好的学校吧。”

18岁的殷铭骏,正在努力践行13岁时写下的心愿:成为他自己。


“准确来说,我是希望通过商业来获得别人的尊重”

身为“95”,殷铭骏跟同龄人一样是个互联网原住民。初中的时候,他喜爱一款叫“混沌与秩序之英雄战歌”的网络游戏,“那款游戏现在没什么人玩了,但是我给它录的解说视频现在还挂在网上,你搜‘小C出品’就能搜到,点击量也有几十万哦!哈哈哈。”这个男孩子在采访中第一次露出了自豪的神情。

“其实那款游戏改变我挺多的。”他小时候调皮,跟别人打闹不知轻重,也没有特别好的朋友,“不擅长和别人相处”。但是通过这个游戏,他在初中时期收获了很重要、对他影响很大的几个好友。“我学会了如何跟别人相处,如何善待其他人,学会了如何维护友谊、获得尊重。”

殷铭骏自认为是从初中开始才懂得体谅他人,他的母亲却记得不是。“那个时候他只有4岁,有一次目睹了我指责一个大姐姐工作不力,他就把我拉到角落里,小小的个子,双手叉在腰间,很生气地质问我:‘人家又不是故意做错事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凶地骂人?你这样子,难道人家心里不会难过吗?’”母亲至今仍为年幼的他感到既好笑又自豪。

殷铭骏的朋友圈相册封面是大球星C罗,因为C罗不仅在球场上各方面完美,在场外也做很多公益,“他至今没有纹身,就是为了能每年定期献血。”

可是当记者问到“你最崇拜的人是谁?”的时候,殷铭骏想了一下,没有说C罗:“我曾经最崇拜的人是马云,阿里巴巴的故事我们都知道,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说过一句‘如果银行业不改变,那么我们就要改变银行业’。”顿了一下,他又补充:“我现在不会说很崇拜某个人物了,可能会在某一方面比较喜欢,但是,没有人是完美的,也就谈不上崇拜。”

他对《货币战争》的印象、对马云的看法让人忍不住觉得,“你对商业有兴趣,并不是出于财富和金钱,而是出于别的东西吧?是觉得商业是一个很酷的、可以改变世界的途径吗?”殷铭骏没有思索,脱口而出:“准确来说,我是希望通过它获得尊重。”不管是做生意、还是打游戏、参加商赛,他都把这些视为获得其他人尊重和认可的途径,他渴望成为受人尊敬的人。

“你是一个在成长过程中,一直很渴望得到他人认可的人吗?”

“是的。”

在英国完成学业之后,他是否会选择留在国外发展?或是像很多家境优裕的孩子一样选择回国创业?他最感兴趣的行业是哪一个?殷铭骏对这些问题统统没有答案,他觉得“将来的事情,谁知道呢?现在努力做到最好,过得开心和充实,就足够了。”

也是,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