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末代皇后婉容

发布时间:2017-06-22 17:32:00

末代皇后婉容

文/陈思敏


婉容,出自曹植的《洛神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句,容与龙音相似,自古以来都有形容女子体态优美,身姿轻盈之意。然而谁能想到,这个如曹植笔下洛神般美丽的女子,虽有鸿鹄之轻盈,蛟龙之矫捷,却被折断了双翼,一生只能囿于重重宫闱,绿瓦红墙,了此残生?自古红颜多薄命,可怜可叹。

清末皇后婉容出身显贵,是满洲正白旗,其父为内务府大臣郭布罗·荣源,其母为定郡王孙女,人称“四格格”,却在生婉容时得了“产褥热”,不久便撒手人寰。

婉容在童年受过良好的教育。她家境优渥,容貌出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学会了英语等多国语言,对西洋文化和来自西洋的自行车等物件也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一时在贵族圈里风头无二。

说到婉容,便不得不提到其夫溥仪,这个改变了她一生的男人。溥仪是清朝末代皇帝,6岁登基,民国成立后退位,是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皇帝。有一次,宫女们把秀女的照片放在溥仪面前供他挑选,只要被他画上圈儿的,就会成为皇上的女人。溥仪一开始觉得文绣衣服好看,长得也讨喜,便圈了文绣,对略显古板的婉容没多大兴趣。然而因为太妃的反对,加之婉容在容貌和出身上确实比文绣高出一筹,便只得又圈了婉容,让婉容为后,文绣为妃。

婉容哪里想到,帝王随手的一个圈儿,竟就此圈定了她的一生,圈外的人进不来,圈里的人也出不去。同样是圈,孙悟空是为了保护唐僧免受妖魔侵害,而帝王为婉容画的圈,却是为了禁锢。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她便是笼中鸟,一切都由不得自己。

新婚燕尔,因为和溥仪志趣相投,两人也确实过了一段举案齐眉的日子。他们时常在宁静的午后,沿着青灰色的石砖骑着西洋来的自行车,或是一起打网球,看书读报,用英语交流,俨然一对新式夫妻,这个时候的他们,亦师亦友亦知己,仿佛岁月静好。

虽然沉浸在爱情的美好中,可是婉容并没有因此放下学习。1924年11月5日,清帝溥仪被迫离京,居住在东郊民巷日本使馆,之后于1925年2月24日逃至天津日租界张园。婉容在张园里继续学习英语,教授她的正是传教士詹姆斯·任萨姆的女儿,伊丽莎白·任萨姆。此外,1925年7月4日,溥仪颁旨,让进士胡嗣瑗为婉容讲解古典文献。一年满,胡嗣瑗称:“皇后敏而好学,锐进无疆,于古事必究其兴衰,于文章尽通其义蕴,钦服之意,实所难名。从此,璇宫自习,必能贯彻古今,助成圣治。”对她的学习态度抱有极高的评价。不仅如此,婉容还有一颗慈悲之心,常常关心百姓疾苦。曾在1923年12月,婉容就向北京“临时窝窝头会”捐赠大洋600元,以赈济灾民。1931年,全国性水灾爆发,了解情况后婉容当即捐出自己价值两千五百元的珍珠项链,这些举措都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聪慧美丽善良的女子,却在婚姻上受到沉重的打击。

因为横亘在婉容与溥仪二人之间的,不仅有妃子文绣,还有溥仪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往。太监孙耀庭曾回忆道:“婉容也不是傻子,当然会怀疑溥仪正值年轻,怎么能有这种毛病?但难以与‘皇上’启齿,也无法捅破这层窗户纸,那就只能在苦闷中熬着吧……”不难知道,因年幼时被宫女和太监们引诱,日日贪欢,溥仪早已没有了生育功能,对男女之事也不十分看重。加之与太监王凤池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新婚之夜,婉容只能独守空房。往后,因与妃子文绣争宠,婉容日渐受溥仪冷落,早已不复从前恩宠了。

哪怕是笼中献媚的鸟儿,也有倦怠的一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婉容一次次燃起希望,复又承受失望,一个17岁的花季少女,却如同老妪般苍老,偌大的皇宫,如同住着一个骇人的恶魔,张着鲜红的大嘴,吞噬掉年轻女孩子所有引以为傲的鲜活气息。

不久,婉容与溥仪的侍卫私通,生下一女被溥仪扔进锅炉活活烧死,而那个侍卫也畏罪自杀了。婉容受此刺激,变得疯疯癫癫,她不停地吸食鸦片,瘾儿极大,常常吸得双脚发麻,连走路都困难。她不再梳妆打扮,也不再关心这世间的凡俗事儿,她慢慢地枯萎,一朵没有露水滋润的娇花,终究会就此凋零。在被囚禁的那段时间里,她会想什么呢?方寸之地,烟雾缭绕间,她可曾后悔吗?后悔不该顺着父亲的意愿来到这个吃人的地方;后悔不该行差踏错,把命运交给另一个男人,至此毁了自己一辈子;后悔生下女儿,让她承受了母亲带来的罪孽?她会怨恨吗?怨恨天子的薄幸,怨恨卖女求荣的父亲,怨恨优渥出身所带来的不幸?又或许……她的眼里,已什么都不再有,剩下的只有麻木和死寂,连同落寞也不足以挂齿。这繁华之地,埋葬了多少孤寂的灵魂,终有一日,夜深人静之时,她也会在回廊里吟唱,她唱这世间众人,唱那高高在上却身不由己的天子,也唱她自己。

《说文解字》上曾记载:“后,继体君也,像人之形,施以告四方,发号者,君后也。”作为皇帝的正妻,后乃中宫之主,掌内事五枚。而婉容的悲剧在于,她进宫的那一刻便注定了她是一个傀儡皇后。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而枪口直指的,是延续了五千多年的封建帝制。为了胁迫溥仪退位,袁世凯达成优待清室的条件八条,包括退位后暂居宫中,仍用皇帝尊号等等。这也昭示了溥仪即将成为傀儡皇帝的结局。电影《末代皇帝》中曾有这样一幕:年幼的溥仪和弟弟在屋檐上看到了穿着蓝灰色军装,头戴大盖帽的袁世凯军队,他们手里拿着机枪,步伐稳健,仿佛要踏平整个紫禁城。溥仪感到恐惧和不安,他问老师傅:“陈师傅,我还是皇帝吗?”被他问到的老师傅充满怜悯地看了眼这个“儿皇帝”,道:“您在宫里是皇帝,可是在外面却不是了。”短短几句话,却预示了溥仪的结局。时代的车轮滚滚前行,而他这个皇帝,终究会成为碾压在车轮下的牺牲品,唇亡齿寒,帝将不存,何况是后呢?同样的,在电影《末代皇后》中,婉容在出外踏青却遭到溥仪训斥后,曾声嘶力竭地喊道:“我不要当这个傀儡皇后!”这个孤傲倔强的女子,她喜欢金银珠宝,荣华富贵,可她更加念念不忘的,从来都只是一份自由。那时那刻,自由于她而言是可望不可即的奢侈。

而这份自由,皇妃文绣却得到了。西元1931年8月23日,淑妃文绣正式向溥仪提出离婚。长期受冷落和不自由的生活让她倍感煎熬,在妹妹的支持下,她不顾亲友的反对,毅然向天津地方法院要求与溥仪离婚,迫于无奈,溥仪与文绣离婚,却颁布了一道谕旨,撤掉文绣封号,贬为平民,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刀妃革命”。建国后溥仪曾回忆道:“幸亏她早日和我离了婚,我认为这不但是她的一个胜利,也是她平生幸福的一个起点。”敢于向传统观念发出挑战,争取自己的自由,在新思想熏陶下的文绣做到了,所以幸福与自由于她是唾手可得的。可对于婉容来说,她要比文绣承担更多的压力。首先,是“后”与妃的差异,在古代中国,正妻与小妾有着天然的等级差异,感情上似乎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可事实上,在中国传统观念里,正妻的地位毋庸置疑。在人们眼里,淑妃离婚固然引起轩然大波,挑战着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的迂腐的观念,可是毕竟只是个小妾,离了也就离了。可是作为皇帝背后真正的女人,婉容想要离婚谈何容易?只怕迂腐的谏臣会立刻把头撞在石柱上以死明志。其次,与文绣相比,婉容无法得到家人的支持。确实,文绣在提出诉讼过程中,受到了家人的阻拦,可毕竟有妹妹的支持,给予了她一些信心。可婉容呢?在她后期被打入冷宫的那段时间内,没有一个亲人来看望她,照顾她。哪怕在她死后,也没有人为她寻找尸骨。她的家人所要的,不过是一个皇后,如果牺牲一个女人就能让一个家族重新复兴,又何乐而不为呢?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婉容的吸毒和私通,一直受到哥哥的支持,在离津去大连的路上,她的哥哥为了换取某种利益,竟狠心把她卖给了一个日本军官。这样的亲人,又怎么会为婉容的终生幸福考虑,又怎么会为了她与整个皇权抗衡?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可是婉容从来都不想戴上这顶皇冠,人们欣赏她的美丽与高贵,为她的权力与地位阿谀奉承,可谁又能想到,在寒冷凄清的夜里,她留着泪一遍又一遍地用手掌熄灭燃烧的蜡烛,在声声木鱼声中度过一晚又一晚的不眠夜?溥仪说她疯了,确实,她是疯了,可是如果不疯,又以何种面目面对这人世沧桑?人生在世,难得糊涂。在电影《末代皇妃》中,曾有这么一幕,在伪满洲国的宴会上,人们觥筹交错,戴上了虚伪的面具,庆祝伪满洲帝国皇帝的诞生,而溥仪笑着收下人们的庆贺和奉承,沉浸在复辟清朝的皇帝梦中。只有婉容静静地坐在一旁,她流着泪,撕扯着桌上的鲜花放入口中,每一次牙齿对花瓣的碾压,都代表了她的愤恨和绝望。国破家亡,日本人的铁蹄踏遍了中国大地,她早已知道日本人的虚伪与残忍,可是她的丈夫,却还幻想着他的春秋大梦,试图通过与虎谋皮来达到他的目的,何其可悲,又何其可笑!她从来都是清醒的,可是太多的人还昏昏沉沉不知今夕何夕。

一直在想,如果婉容只是婉容,而不是郭布罗·婉容,她的人生会不会驶向另一条轨道?她将会失去一切的权利和地位,成为一个普通人,她会有一个爱她的丈夫,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或许是男孩,又或许是女孩。她这么地有才华,也许她还会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工资不高,可是足以养活自己,让她不需要再依赖男人。重来一次,她会怎样选择?可是人生的奇特就在于,没有如果,这个美丽的女子,终究如同昙花一现,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

《清史稿》里记载:“宣统皇后,郭博勒氏,管内务府大臣荣源女。逊位后,岁壬戌,册立为皇后。”

婉容……婉容……惟愿来世你能温婉从容。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