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校大热为哪般?

发布时间:2017-07-06 16:46:00

国际学校大热为哪般?

芒  果



“这里的每个人都很上进,

都在为将来顺利出国留学而努力。


98年出生的小骏在广州南沙英东学校就读该校开设的ULC英式高中课程,已经高四的他马上就要远赴英国深造商科。在传统的寄宿制公立小学和初中接受了9年义务教育以后,他升到这所环境宽松、社团繁多、鼓励学生按照自己的兴趣发展的私立国际学校,主修自己喜欢的经济和会计,最大的感受就是“变得自由了”。

“我从小学起在番禺寄宿念书,那时候每天早上6点起床,要上很多课,晚上晚修、11点就熄灯,生活在课室、饭堂、宿舍之间三点一线。”可是尽管每天花大量的时间用于学习,他的考试成绩并不理想。“我数学学得还行,但是对英语和语文实在不擅长。”小骏的父母由于担心孩子成绩,给他报了很多周末的补习班,效果同样不明显,“可能是我心里有一点抗拒……”

后来,小学毕业升初中的时候,小骏的成绩差理想的初中分数线9.5分,“我差点就要‘没书读’了,全家人都很着急,我甚至哇哇大哭的。幸亏后来那个初中突然降低了录取分数线,我才幸运地去了那里。”

到了国际高中,学习的环境相对宽松很多。“老师们都是外教,上完课就走了,不会一直花时间敦促你写作业、刷题复习等等。”小骏坦言,尽管每年十几万人民币的学费很昂贵,但自由的国际高中确实更适合他的成长。“我并不擅长偏传统的学习方式,更愿意遵循自己的兴趣和热情来学习。对于我真心喜欢的事情,我会不知疲倦地投入进去。”初中时为了逃避家里安排的周末补习班,小骏曾经用父母的手机给老师发短信,称自己病倒了、没空等等。后来到了高中,他参加过好几次大规模的模拟商业比赛,因为比赛时间紧凑,所有的决策都需要在短时间内研究、决定和调整,小骏一个晚上只能睡三个小时,却也毫无怨尤,“主要是自己心里喜欢这个嘛。”

足够程度的自由也意味着学生们需要足够的自律,小骏说自己恰恰是在高中阶段认识了最多的学霸。“大家基于自己的兴趣选择科目,同时依靠自控力和进取心来主动学习。没人监督你,你做什么都要自己主动。”他的高中好友里面,有学习物理、数学的,有学习文科的,有跟他一样学商科的,“这里的每个人都很上进,都在为将来顺利出国留学而努力。”

这个学校鼓励学生投身课外活动、参与志愿服务,于是小骏不仅参加模拟商赛,还动手做起了生意,还跟志同道合的同学组建了学校里第一个经济类社团——经济社。校园里流行一种美国的瓶装饮料“黑水”,小骏觉得这其中有商机,于是积极在网上寻找供货商、展开谈判,“售价七八十块钱一瓶的水,进货价被我压到了30多。”最后,他跟另一个在校园里开展代跑腿业务、同为经济社社团创始人的同学,一起在校园举行的慈善义卖会上捐出了俩人赚到的全部利润——共计1500多块的“巨款”。2017年4月,小骏率领一个高中生团队赢得了ASDAN模拟商赛广州赛区的第二名。

小骏明年就要远赴英国留学,但没有透露自己目标的院校,只是笑嘻嘻地说:“尽力申请到我能申请的最好的学校吧。”




A-LEVEL课程、IB课程、AP课程……

分别是啥?


国际学校是一个泛称,它主要包括了以下三类学校。

一是传统意义上的国际学校,由境外教育机构在境内开办,基本只接受父母在华工作的、具有外籍护照的学生,提供以他们母语为基础的完整K-12(幼儿园到12年级)教育。这类学校的数量极少,资源珍稀,具有国家教育部的正式认证但不接受教育体系的监督。二是国内公立学校与海外教育机构合作开设的国际部、国际班。它们的课程设置主要针对具有留学需求的本地初中生,采用海外标准的IB、Alevel等等,学生毕业后可以获得相应课程体系的证书。由于公立学校在教育资源方面占有绝对优势、收费相对低廉,在家长和学生中一度很是抢手。最后就是目前占据大部分市场的、由国内民间资本兴办的私立国际学校,譬如小骏所在的广州南沙英东中学。这些学校普遍收费在每年10万到30万人民币左右,针对城市中收入良好的中产阶层以上的家庭,但在质量上良莠不齐。

国际学校与传统公立学校相比,两者各有利弊。从有利的方面来看,前者主要提供全英授课和海外课程体系。

           

语言上的优势最直观。绝大多数的国际学校聘用100%的外籍教师授课、校内通用语言为英语,为学生建构起浸入式的语言环境。很多家长甚至需要担心孩子的语文能力会退步。

课程体系方面,以高中为例,目前最为主流的是英联邦国家所采的A-LEVEL课程、被国际文凭组织所认可的IB(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课程以及美国大学的先修AP课程。A-LEVEL通常学制两年,包含70多门课,学生第一年选择自己最感兴趣的三到四门来学习,第二年继续选择三门;IB的课程分布在母语、第二语言、人文科学、实验科学、数学和艺术六大模块中,学生必须从每个模块里选择一门课程进行学习。至于AP课程,主要针对学有余力的优秀高中生,他们预先修了AP之后可以为自己申请海外高校增加竞争力,还可以在入读后抵消部分学分、缩短大学时间、节约学费。

表面上看,这些课程的内容要比国内高中的课程内容简单一些,但实际上并不容易通过。举例来说,不少学生反映国内的数理化学习侧重“刷题”,需要学会使用公式解出不同题目的答案,而IB课程中,学生最重要的是学会自行推导出某个公式,逻辑思维更为重要。很难说两者间哪个更加容易。

在IB体系中,学科类的学习以外,学生们还被要求完成90个小时的CAS课程,即创新、行动和服务,鼓励学生参与社会活动、志愿服务,培养团队协作和实践动手的能力;另一门重要的课程是哲学基本课程“知识理论”(Theory of Knowledge)。此外,学生还必须在老师的指导下进行独立研究,完成一篇不亚于国内普通本科毕业论文的extended essay。

总体而言,IB课程更接近于大学教育体系,A-Level课程更受到英联邦国家大学的认可。据统计,目前在中国国际学校里面,A-Level课程约占47%,IB课程占23%,AP课程占30%。

国际学校大多采用走班制,根据学生具体的学业水平分层次进行教学。与公立学校每天从早到晚安排八到九节课不同,学生有时候一天只有一节课,多时不超过四五节,学生需要花大量时间的是在图书馆里面阅读、查找资料、团队讨论。“我都不记得自己一学期要做多少PPT展示”,小骏说,“最锻炼的,还是我的独立工作和思考的能力,以及创新的能力。”



家长有钱了,也舍得为孩子花钱


国际学校在国内早已不是新鲜事,只是在最近几年越发火热。动辄10几万到30几万不等的学费、国际化教育理念和课程设置、全英文授课、充当学生海外留学过渡阶段等等特色,甚至电视上明星亲子真人秀节目里的萌娃大规模的就读,都使得国际学校成为国内中产阶层热衷于为孩子投资的新奢侈品。

据一份行业报告,2016年我国共有国际学校737所、市场规模达到287亿元,对比2010年,6年时间里总增长率达292.85%。这其中,又以民办国际学校的增长最为抢眼,数量从2010年的84所增长到2016年的392所,年平均增长率在30%上下浮动,6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66.67%。

促成这种发展的首要因素是十年来国内中产阶层迅速发展壮大。根据一份瑞士投行瑞信的《2015年全球财富报告》,国内中产阶级人数已达到1.09亿,位居全球之首。收入大增的父母们在传统上又十分舍得对孩子进行教育投资。为了“赢在起跑线上”,他们不吝从孩子读幼儿园起,就为他掏钱进入各种补习班、兴趣班、海外交流项目等等。一路下来,国际教育学费虽昂贵,也拦不住家长们勒紧腰带把孩子送进去。

另一个重要因素则是中国孩子海外留学低龄化的大趋势。一份2016年的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被调查者在高中及高中以下阶段就已经有了出国留学的意向。在拥有出国留学意向的学生中,小学阶段学生占比22.58%,初中阶段学生占比32.26%,高中阶段学生占比22.58%。与很多年前主要是学霸们出国留学不同,现在很大一部分留学生是应试意义下成绩较差的学生。国际教育可以让他们更快适应海外学习生活,也可以让他们免受公立学校教育方式下的压力和痛苦。

也有部分家长并不认为国际学校真的能够提供高质量而且轻松的教育。一位美国常青藤大学的亚洲区面试官在定居上海期间,将自己的孩子送入了上海市的一家公立小学。她深谙美国教育体系的状况,认为既快乐又高质量的教育并不存在。“其实西方私立高中也是很苦的,想上好的大学,只有快乐教育远远不够。我觉得中国的基础教育会让孩子得到更加扎实的训练。”

有趣的事情是,由于基础数学实在太差,英国教育部门近年来系统性地引进中国数学教育模式。3月14日,英国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与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签署协议,把涉及36个品类的上海全套基础教育数学教材全部引进英国。网友热议道:“英国宝宝们要用我们的数学教材了,心疼……”

最后,面临数目众多、眼花缭乱的国际学校,家长们也为如何选择感到头疼。“目前似乎除了它们考入西方名牌大学的升学率,也没有别的可以参考的标准。”一位家长无奈地表示,“但是这样一来,跟国内的重点中学又有什么区别呢?”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