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姑娘”到“演说家”:那些出口成章的大领导也曾走过丑态百出的尴尬路

发布时间:2018-01-18 17:30:00

“大姑娘”到“演说家”:

那些出口成章的大领导也曾走过丑态百出的尴尬路


有故事的河


你一定从内心深处敬佩那些坐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娓娓道来的政治家,那些站在演讲台上出口成章、能说会道的演说家。

为什么?因为自己不能,或者说不敢,怕试错、怕出丑,于是内心纠结、不愿改变。

告诉你一个真相,强者并非天生。

强者之所以强,是因为他们勇于跨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鸿沟,为了改变自己、突破自我,敢于对自己下重手、用狠招,最终才能以强者的姿态登上舞台。

只不过,当他蹒跚走在改变自己的那条坎坷长路时,狼狈与艰辛未被你看到而已。记住,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这里举一真实事例,让我们一起见证王局这位厅级干部如何从见人就脸红的“大姑娘”逐步蜕变为任何场合都能谈笑风生的演讲高手。




 “大姑娘”的那些“糗事”为什么有这样的称呼?


刚参加工作时,王局有一个令人闻之发笑的“绰号”——“大姑娘”,见人脸红,不敢大声说话,只知傻笑、憨笑。

1983年初,他从公社调到县广电局。每次从县城回来,都是一头扎进乡卫生院——他爱人那不足6平米的办公室兼宿舍,进行读书和写作。公社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和其他同事,听说他回来了,都主动到卫生院看他,而他却从不好意思去看望别人。

1987年,王局被提拔为团县委副书记。上任后第二个月,团县委书记对他说:“明天召开公社团委书记和县直团支部书记会议,我讲话,你主持。”

“我……行吗?”

“咋不行。丑媳妇早晚见公婆,不上台锻炼锻炼,永远不行。”

“那我……试试吧。”

晚饭后,王局啥事都顾不上了,把自己关在屋里,字斟句酌,用2个小时写了一篇300多字的主持词。成稿后,他让爱人当听众,反复演练了几遍,觉得没啥问题了,忐忑的心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第二天,平生第一次坐上主席台的王局,偷偷往台下扫了一眼。好家伙,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盯着他,都想看看这个新上任的团县委副书记到底怎么样。王局头上的汗刹那间流了下来,眼睛开始模糊了,稿纸上的字也看不清了,浑身像发高烧一样燥热。

会后,团县委书记开玩笑说:“300多字的主持词,你至少念错了100字。


越怕啥,越来啥


不到半年,团县委书记调走了,县委让王局主持工作。

这下没跑了,所有活动都得亲自组织,所有会议都得亲自讲话。特别是那个要命的“五四”青年节,每到这个时候总要召开全县团员青年大会,会场就设在全县最大的礼堂,参会人员过千。

王局在主席台上作报告时,掌握他政治命运的县班子领导就坐在他的身后。怎么都是丢人,丢就丢吧。想通后,王局索性彻底放开了,声音不再太小,讲话不再发颤。改变自己、锻炼蜕变,就从那一刻开始了。

三年后,通过岗位淬炼,王局的外在沟通和言语表达能力有所改观,“大姑娘”的帽子终于摘掉了,但在驾驭复杂局面特别是临机处置情况方面,还远不成熟。

1991年春天,王局调到团省委的第二年,团中央在中部某省召开部分省区调研工作会。晚上,会议所在地的团省委举办了一场联欢晚会,要求参会的每个省出一名与会代表表演节目。恰逢一同参会的团省委研究室主任水土不服,需要休息,就让王局代表本省出个节目。王局没法推辞,心想:自己歌不会唱、舞不会跳,上去肯定出丑。就这样,越想越紧张,晚饭都没吃好。无奈之下,他找到组织者。

“朗诵一首小诗,行吗?”

“行啊!”

“普通话说不好,行吗?”

“越听不懂,越好!”

没有退路的王局,找了首只有十几行的小诗开始背诵,希望能凑合过关。晚会上,第一次参加团中央活动的王局往台中央走的时候,腿突然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

当他接过话筒,周围掌声响起的时候,脑子刹那间一片空白,完全没有了记忆。他站在那儿足足有一分钟,满头大汗,脸色通红,拼命地去回想那首诗的名字和内容……

“他当过团县委书记,多才多艺。”主持人赶紧打圆场说:“不说话是嫌大家掌声不够。”

又是一阵热烈掌声。

这下可好,王局紧张得彻底想不起来了,只好低声说了一句“谢谢大家”,红着脸、低着头,狼狈地回到座位上。此时的王局感觉全场观众都在鄙视他、嘲讽他:“还当过团县委书记呢?就这德性!”丢死人了,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坐了几十秒,感觉所有人还盯着自己,便起身走了。溜回房间,王局回想着刚才自己出丑的一幕,深感给省里抹了黑,无法原谅自己。

从此,便暗下决心,发誓要锻炼好演讲口才和随机应变能力。

 




放得开,往往就在那一念之间


2000年6月,省政协邀请已调往省委部门的王局给相关工作人员做一次业务辅导。经过十多年的历练,王局的演讲、口才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因此,他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培训会当天,王局刚走进会场便顿感不妙:参加培训的有一半是50岁以上的老同志,都是久经培训的业务高手了。这些人在座位上喝着茶、聊着天,甚至抽着烟,根本没人理会已进入会场的他。王局开始发怵,思量着是否压缩讲课时间,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减少发生尴尬的可能性,不至于弄得自己下不来台。

正想着,省政协主席和两个副主席来了。王局的心咯噔一下,赶紧问省政协办公厅主任:“他们也要参加今天的培训吗?”

“是啊!我不是说省领导对这次培训特别重视吗?”

“您是说了,但是,特别重视和亲自参加绝对不是一回事啊!”

第一次当着省级领导的面儿讲课,王局越想心绪越乱,心里认定:这回彻底完蛋了,肯定栽这儿了!

开讲后,王局不到一分钟就侧过身来借机讲一些“主席长、主席短”的无用话,生怕这位正省级领导认为他不谦虚、自不量力。

还有一个缘由,省政协主席原来是省委副书记,王局所在的处虽然不直接服务,但是间接也有不少往来。而且,主席无论是政策理论水平,还是讲话演讲水平都堪称一流。

大概讲了十来分钟,王局心念陡转:不能再这么讲下去了,否则就真的讲砸了。今天是人家邀请我来讲课的,我为啥要顾忌那么多呢?要我来,我就是权威,就是专家。管不了那么多了,人家爱咋想就咋想吧。

于是,王局声音放开了,吐字清晰了,举例得当了,水平渐渐发挥了出来。台下那些“老业务”们逐渐被吸引,听到精彩处有的还鼓掌。就这样,王局愈加自信,竟然忘记了省政协主席和副主席就在他身旁,越讲越放得开、越讲越精彩。辅导结束后,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省政协主席握着王局的手说:“小王,没想到你现在的水平这么高,不简单啊!”

特别是同去的副处长声情并茂地给王局学了学省政协主席的三个动作,令他自信满满:

第一个动作:主席开始是挺胸昂头、目视前方,对你(王局)的一个劲儿客套不予理睬;

第二个动作:当你开始彻底放开讲的时候,主席却不时地把身侧过来,用欣赏的眼神看着你;

第三个动作:你讲得越来越精彩,达到完全忘我境界时,主席竟然把身体完全侧到了你这边,眼光紧紧地盯着你,全神贯注地听你讲授。

就是这三个动作,彻底改变了王局。

从那一刻起,王局决定:即使全世界各国元首集聚一堂听他讲,他也照讲不慌。因为,人家请自己讲课,说明自己就是专家、就是权威,必须讲出自己的观点,讲出自己的实力,讲出自己的真知灼见!都是一样的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主人公蜕变历程的现实启示

改变秉性绝非天方夜谭,贵在迎难而上


年轻干部血气方刚,迫切渴望在工作中打开局面、崭露头角,但由于阅历不足、经验欠缺,难免遭遇坎坷甚至处处碰壁。

故事中的王局也不例外,年轻时不敢在公众场合讲话、见到大领导就犯怵,这是他的软肋。但是,他并未逃避退缩,而是直面问题、迎难而上,最终克服了紧张和恐惧,在各种场合都能够游刃有余地发表演讲。

相比而言,有的同志经历几次挫败后,开始自寻借口、选择逃避,未能在不断的自我挑战中实现凤凰涅槃,缺少的正是王局身上那种破茧重生的勇气和那股永不服输的韧劲。

 

自我蜕变绝非一蹴而就,贵在努力坚持


王局的蜕变过程看似用寥寥数语就讲完了,实则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努力。遭遇几次尴尬后,他对自己的问题进行了深刻反思:紧张怯场的根本原因是不自信,知识积淀不够。找准症结后,他利用业余时间博览群书,经过日积月累,理论素养、思维水平、社交能力都得到大幅跃升,自信心增强了,心理素质过硬了,应对复杂场面也渐渐变得驾轻就熟。

人生往往是知易行难。大多数人面对不擅长的事情,都选择了规避或敷衍,坐等斗志消磨殆尽、沦为平庸。倘若能像王局那样,遭遇尴尬却愈挫愈勇、毫不气馁,相信没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

 

消除短板绝非纸上谈兵,贵在摔打锤炼


木桶理论告诉世人,制约一个人成长发展的核心因素取决于那块最短的“板”。

一个人,如果只做擅长的事、熟悉的事,而不注意弥补自身劣势,挑战难事、大事、要事,就很难在实践中实现质的提高和飞跃。

试想,如果王局当初没下决心去克服怯场的毛病,很难想象其后来能走上重要领导岗位,人生势必会留下遗憾。

年轻同志事业刚刚起步,理应在难事、大事、要事面前主动请缨。只有经受摔打锤炼,勇于向自己“开刀”,才有可能脱颖而出,才能攀上人生的新巅峰。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