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外,甲方乙方

发布时间:2018-04-12 17:28:00

体制内外,甲方乙方

Spenser

 

夜晚九点,回港的飞机。在座位上打盹的我,突然想起,就是去年的今天,我割断了原来的生活,心里装着盲目的勇敢和乐观,飞了1200公里,来到香港这片陌生的土地。

一晃,一年了。心里唏嘘一声,像做梦一样。

一年之间,两个世界,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一年来一种完全新鲜的人生体验,好像锋利的时光刀片,清晰地隔断了过去和未来。过去是一面透明的墙,看的到,回不去,未来是脱轨的卫星,仿佛要重活一遍青春。

过去是体制内,现在是体制外。


我依然记得一年前,我向教育局递交辞职信的那个下午。教育局副局长表示不太理解的复杂表情,我当时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从办公室出来后,就在旁边的另一个办公室,门前排着长龙,是刚考进编制的年轻老师们在办入职手续,他们表情轻松,眼神有光。好不容易考进了编制,好像高考中榜,是高兴的。他们一定不会知道,在另一个办公室,他们的一个同行,放弃了当地最好学校的编制。

我看着他们,他们像当年的自己,又不像当年的自己。

在体制内,是一部分人的福音,意味着也许现在赚得不多,但是不用担心以后会断粮饿死。有人乐在体制内的生活,没有大风光,也有大自在,而对于另一些人,感觉好像进错了笼子,总觉着哪里不对。这种感觉,就像很多在海外工作的华人,高学历高素质,一方面挣着体面但却不算高的薪水,过着稳定的生活,不舍放弃现在的生活;另一方面,看到国内迅猛发展的新行业,井喷的新机会,心里又不甘。

就像BAT公司的资深产品经理,天天被风投天使围堵约喝咖啡:“你出来创业吧,难道想一辈子就这样打工吗?只要你肯出来,我就投钱给你,不管你做什么。”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自我价值的布道者。有人殉道,有人放弃,有人走到了圣殿。到底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不舍与不甘,两头野牛在搏斗,内心在烧火。

五年前大学毕业的时候,“体制内”这个词多火呀,就是人生赢家的背书。到现在开始出现的公务员离职潮,体制内员工的跳出围墙。两种境况,也就是几年的光景。

体制内是一口深井,体制外是一片江湖。混江湖前,腰上的剑,磨锋利了么?

不管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最不能放弃的,是不断的自我成长。我也越发相信,人生最宝贵的,不是豪车洋房,而是丰富的人生体验。而丰富体验的内核,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以一种舒服自然的状态,甚至是一种自己愿意的辛苦,过好每一天。而这种状态,和体制不体制,并无多大关系。我看过情商极高的小伙伴,在体制的框架内游刃有余,野蛮成长;也看过体制外的残酷竞争下,不堪压力,日日抱怨,却怎么考都考不进,吃不上体制内的那碗饭。

有些性格,是基因决定的。是战士,就去攻城掠地;是文人,就耕耘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刺破手指,好好看看流出的欲望的血有多浓。很多事情,要么走,要么忍,体制的挡箭牌,不应该成为怀才不遇的泄愤出口。

高晓松说:人都是高看了自己。

而高看自己,是人类进化的铠甲,也是软肋。

这一年,从深井走向了江湖,也从甲方变成了乙方。

体制代表了稳定,体制内的人,大多数情况下,代表了甲方。做甲方,意味着不用求人,有社会地位,意味着谈判桌上拥有话语权。甲方带来稳定的体面感,继而带来安全感,安全感带来幸福和自由。稳重求进,不犯错误,不激进,不左。做甲方,挺好。

有人说,乙方自由的天空更大,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没有稳定感的自由,太不靠谱,没有确定未来的自由,太不安全。自由的天空太大,仰起头看,眼会晕眩,心会发慌。能放弃甲方的光环,而选择去做乙方,也许只是因为有些东西,乙方独有。比如能满足更大的梦想和野心、更高的财务自由、更充分燃烧的人生体验,一辈子太短,脚步要丈量更远的风景,心里装着更大的世界。

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甲方跳到了乙方。角色的转变,使我开始多一个角度审视这两者的区别,发现其实有些人是工作的甲方,却是生命的乙方;而有些人也许是工作的乙方,却是生命的甲方。而转化的关键,在于是否有强大的能力,来掌控自己生命的走向和节奏;是否有能力在大的框架内,平衡好生命的河流,可以越流越宽阔。


柳传志的女儿柳青,从高大上的投行高盛,到做滴滴打车的CEO,当被问及过去生活和现在生活的不同,她说:“原来住四季酒店,现在住汉庭;原来坐头等舱,现在坐经济舱;原来不求人,现在要求人。”

我相信柳青能克服住汉庭、坐经济舱的心里落差。毕竟创业初期,本来就是白天做老板,晚上睡地板。但是,原来不求人,现在要求人,在这个点上,需要时间和谦卑隐忍来克服内心的骄傲,这不容易,因为这触碰了尊严、地位、认可等等人性中最敏感和脆弱的神经。

想起老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的台词:“有些鸟儿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联系我们
Q Q咨询:259 1834 410 电话咨询:86-20-87185631 单位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1号大院

黄金时代杂志社

版权所有(C)Copright Reserved 2007-2016© 粤ICP备16023939号 黄金时代杂志社